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转载]从多金到多毛──论亦舒笔下男子形象之变迁  

2010-11-29 09: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太的粉丝都像王菲的粉丝
忠恿而痴情,
不管偶像在哪里在何处变成何样,
永远不离不弃,
因为她们曾是她们的宗教。

[转载]从多金到多毛──论亦舒笔下男子形象之变迁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孙丹

曾经亦舒最爱的男人,英俊又多金,戴薄身白金表,穿灰色西装,白衬衫,配丝质领带,那种干净优质金边眼镜男。如今,师太的最爱,竟清一色统统都变成了毛发浓密,肱二头肌发达并且充满男性荷尔蒙的大叔。从前,他们叫做家明,现在,他们改名叫做“大牛


24岁生日的晚上,决定写一篇关于亦舒的文章。

这个不尴不尬的年纪。

如果我说我相信有如烟花一般绚烂的爱情能天长地久,是不是比相亲结婚还显得不靠谱。如果我相信我永远16岁,你是不是想一掌拍死我?

其实该迷恋亦舒的时候我从未迷恋上她,我们这个年纪的文艺青年,童年是《美少女战士》与《灌篮高手》,青春期则是韩寒或岩井俊二。亦舒笔下的男子于我而言,是大姐才会迷恋的那种干净优质金边眼镜男。自以为“萝莉”的我,只爱“小正太”或“怪蜀黍”。

你或许指摘我不够资格评论师太,但24岁看到亦舒——她64岁——笔下少女的男性品味不再“高端”,不禁哑然失笑。

不管她迎合的是时下少女,还是这个时代。

醉生梦死的爱欲重要吗?

与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肉体相比,一切都是浮云。

这话写得我意外脸红,但也许,师太就是在寻找这种“脸红”的滋味。

 

作者不再少女,少女会爱上怎样的男人?

“到这个岁数,杏子已知道她有两大弱点:香槟酒与漂亮男子身上的汗毛。

这时衣恩才开始吃炸鱼,他放番茄酱,误洒到手臂上,杏子顺手取起纸巾替他拭去。

他穿着长袖白衬衫,可是看得见手背上汗毛一路蜿蜒到手腕以上。

杏子忍不住轻轻抚摸他的手背,两只手指大胆伸进袖口,他似明白她想做什么,一声不响解开袖口,捋起袖口至肘。

杏子看他手臂上柔软汗毛长得足可以用一把小梳子梳理。”

——《蜜糖只有你》

 

师太仍然高产,以上出自7月出版的新书《蜜糖只有你》,那位叫做衣恩的混血多

毛男青年,是女主角杏子的丈夫,她此生爱人的儿子。去年,她写了个故事叫做《世界换你微笑》,女孩心中所念,是母亲的情人。

《蜜糖只有你》亦然。

真够惊悚。

你以为那是另一个“洛丽塔”的故事?其实也不是。

“那人外形十分英伟,浓眉大眼,一天没刮胡须,已经一腮青色,他长得像啤酒广告的主角。”这是《蜜糖》一文里,杏子第一次见到她爱的男人,那个老男人,杏子在21岁遇到43岁的他。女主角爱上他的时候心里想,这就是“异性”,身材一流,毛发浓密。

她爱上的男人是警察,工作起来身不由己。生活久了,他看到你的第一句话会是:“真对不起,东区海面发现三具手足捆绑的浮尸。”摊手,少女的浪漫就在这种成年男人的无趣中灰飞烟灭。于是两人才发现不合适,然后生离死别。

最后,当少女不再少女的时候,她嫁给了老男人的儿子——他们很像,但他年轻。

别怪我说得残酷,确实是那么一回事。

 

当少女看开了,少女遵从肉体的吸引

 

“只见那少年光着上身,举高双臂,腋窝浓厚深色汗毛犹如原始森林般,腋下还有一行纹身。他强壮双腿踏在梯子上,正伸出手去整理水晶灯流苏,身躯略略打横,姿势优美,像一只豹子爬在树干上。”

 

这是最近,亦舒在写故事,叫做《我俩不是朋友》,刚刚结束连载。

她索性懒得遮掩了。她自毁长城般的给男主角起名叫大牛。听名字,就知道这男人长什么样,什么出身,什么职业。嗯,不太好的出身,是个偷渡客,在异国假结婚、打零工。于是小说开篇就是上面那段话,亦舒开中明义,我想说的,就是这么个“原始”少年的故事。他什么也没有,但有自己那迷人的、毛发浓密的肉体。

类似的描写也出现在今年3月出版的小说《那一天,我对你说》中,女主角与姐姐都热爱有汗毛的男人,大姐更是连汗臭也不惧。至于女主角与男主角在世外桃源工作时不断升温的爱情,也像是对孔武男人向往的外壳,最后,她还是想知道他的衬衫打开,会不会有胸毛……

你还能说什么呢?

“师太”之名,至此才货真价实。

也不知是不是在加拿大待得久了,她对男人的要求更加简略:孔武有力、充满荷尔蒙。即可。当然,神马调情神马浪漫,都是后话。虽然连大牛,在追忆情人时,都会说出500字不打结的浪漫情话——而且还是面对查户口的异国警察。

如果你有一个迷恋“师太”的女友,恭喜你,脱掉灰色西装,去健身房、吃半生的肉。

 

 

如果少女变成剩女,剩女该如何面对?

 

“我能说什么?我不打算为自己分辩,我喜欢男人,我好色,我要求男伴五官标致,身段健硕,笑容明亮。而且他要有整脸胡髭,具强烈男性特征。”

 

曾经亦舒最爱的男人,家明,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英俊又多金,戴薄身白金表,穿灰色西装,配丝质领带——根本不符合上面说话那位女性的标准。那是《蜜糖》中,杏子决定与衣恩结婚前说的话。彼时她二十七,不复少女,便开始总结男人——需“具强烈男性特征”。

谁能告诉我现在有几位少女在看亦舒?

又有多少剩女在看亦舒?

我一直觉得,那些明明有条件却一直“剩”下来的女人们,估计都受过亦舒的蛊惑。以为女人就应当骄傲潇洒、故作聪明。然后她们发现,现实中那些如宋家明一般的男人,其实每个都做作小气,他们喜欢的女人小鸟依人,一个香奈儿手包便满足。

于是她们转移目标,去寻找那种能给她们渴望爱情的男人。

于是她们被那些或年老深沉或年轻不羁的男人吸引,年老者可以包容她们的放肆,年轻人则可以比她们更疯狂。不管哪一种,不再是温吞的、身材开始走样的成年人。重点是她们已经不少女了,她们再没有那种白衬衫后,可以隐约看见肩胛骨的幻想。如果可以隐约,她们或许更乐见肱二头肌与胸毛。君不见,“败犬女王”最后不也放弃温柔学长温升豪,选了年轻莽撞的阮经天。

或许剩女唯一该警醒的还是亦舒。

你们想要充满荷尔蒙的肌体,却不肯放弃英俊的面庞,还执着欲生欲死的爱情故事……世界上有几个泰勒·洛特纳,可供你消费?

《蜜糖》接近尾声时,亦舒阿姨透过一个没有名字的角色说:“终有一日,他们大部分会变成别人的丈夫,剩下那些,对女性不感兴趣。”

我忽然觉得这才是她整篇小说最想说的话。

 

 

链接

清一色的多毛男

 

《蜜糖只有你》

学建筑的少女有个选美皇后妈妈,一天她在家里看见了妈妈男友“出浴图”。此后的各种便是不可控制。书中第一次对于男人的描写就是这位警长:“那人外形十分英伟,浓眉大眼,一天没刮胡须,已经一腮青色,他长得像啤酒广告的主角。”

 

《那一天,我对你说》

故事被放在赴云南边陲寻找飞虎队残骸的大背景下,香格里拉的美好把爱情衬托的更加香艳。其实不过也是个女孩如何受伤后打开心房的故事,而至始至终其实她喜欢的是同一类男人。书中第一个描写的却不是她的爱人,而是姐姐的前男友,但足以概况书中所有男性角色:“布景后转出一个年轻人,他高大漂亮,一脸阳光笑容,穿一件工人裤,光上身,却戴着安全帽、厚手套,手中握着工具,肩膀上卷着一捆电线……他手臂上汗毛,长得几乎可以梳理,驯服地贴在肌肤上,像逗小猫翻转身,它肚皮上那些软毛。”

 

《我俩不是朋友》

主角是男孩,就是那位大牛。故事刚刚完结,男猪脚的青春,尚属新鲜。“枣泥看着这英俊高大的年轻人,廿一岁,男性最壮健时刻,稍后体力便走下坡,他一脸胡髭渣,双肩在户外工作晒起一片雀斑,手臂二头肌鼓鼓,非常好看。”

 

  评论这张
 
阅读(515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