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专访黄子华全文:做人最要学的不是语言,是“到位”  

2010-11-08 08: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黄子华全文:做人最要学的不是语言,是“到位”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一、要到五十岁才明白人生

     黄子华走进来,一身黑,很瘦,像从电视里走下来,一点也没有走样。大部分的演员真人差过上镜,小部分是真人靓过上镜,而像黄子华这种真人如上镜的倒还真不多见。
   杀了你你也不信眼前这个靓仔竟然已经五十——五十岁还这么靓仔,即是有“型”罗!

       黄子华的“型”是一种烂塌塌的“型”,是烂仔的“型”,“型”得来有点不羁,不羁得来又有点小小的羞涩,羞涩得来又又点小小的嘲弄,再加上200多度近视迷蒙眼神中弥散不去的小忧郁——果然是煞美少女于无形的中年男人。
   这个男人奇怪,大学时学的是哲学,可是令他扬名立万的居然是搞笑烂GAG,这个男人晚熟,三十岁才明白自己擅长做什么,大学毕业回来,去过TVB编剧训练班,再去考香港话剧团,二百个人考只取了他一名,话剧团论资排辈,他又跳出来,兜兜转转,去了电台,还去了亚视, 1990年,他决定将其自己在娱乐圈中的经历,化为一场栋笃笑,以此做为告别演艺圈的纪念,“1990的《娱乐圈泪史》,那时我还真的不怎么懂事,那是对自己有一个交代,因为三十而立,人家孔子十几岁已经明白自己要干什么了,可是我三十岁了还是不懂,很多时间都迷迷糊湖,其实我想一想,现代人都比较晚熟,应该是五十而立,要到五十岁才明白人生。”    
   英文里叫stand up comedy,黄子华把它翻译成栋笃笑,算得上栋笃笑的始祖,栋笃笑令他人生峰回路转,在圈中有了与众不同的地位,四十岁的时候,他又参演搞笑的电视剧《男亲女爱》,伙拍郑裕玲,声名雀起,成为广东话地区最具标志性的搞笑艺人。
   演电视剧,当嘉宾,每几年在香港开一次栋笃笑,再到珠三角巡演,不算非常有名,但生活相当滋润,“基本上狗仔队拍不到我,因为我都在工作,我是成天宅在家里的那种人,看书上网,有时也去逛街,但逛也是在工作,因为我从事的是语言的工作,你何时何地都可以吸收到东西,你要保持警觉,尽量注意……”
   
   
   
   二、搞笑的人最要学的不是语言,反而是“到位”
   
       但凡搞笑大师,私下里都严肃,卓别林如是,周星星如是,黄子华当然也如是。
       他回答问题斟词酌词,偶尔露出招牌笑容与笑话,又马上收住,也是,听他说笑话是要收钱的,免费说给人难免浪费,整个人有点倦倦的感觉。
       “我私下里很少讲笑话的,但就算是很少讲笑话,别人还是好容易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朋友们谁敢在我面前讲笑话啊,他们有压力嘛!(笑)我不是不爱说话,我是不太知道说话,我整天都在想,都在想东西,我的台词都是自己想出来的,一个栋笃笑基本上要写两三万字,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写在电脑里,修修改改,我就在忙这些事。”
   “其实我没什么急才,有什么灵感,都要及时写下来,不然记不了那么多,在台上忘过词没有,当然忘过,太多次了,我没有像周立波那样搞个本子在前面,我一般演出会有个概念,前段中段后段,脑子里面像有个本子,一页一页在翻书,本来这个地方要讲到15页,但我跳到了20页,我完全记不起中间那部分讲什么,一边讲我一边在心里想,你快的返来啦快的返来啦!所以,演出在舞台上是一个非常惊险的过程,因为不可以再来一次。”
   他常说起的一个段子自嘲自己是麻辣佬,“我去坐公车,坐一千次旁边都是一个麻辣佬,一千次一千次都是,后来终于有一次上来一个靓女,全车又只有我旁边有一个空位,可是……靓女看了我一眼,没有坐,站着,所有人都看着他和他身边的这个空位,我恨不得旁边有个麻辣佬……”
   “我说的东西写的东西那些小段子,半真半假,有的是我自己的故事,有的是朋友的,有的是街上看到的,有的是网上看到的,你说的这个段子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我加了一些自己的评论,当然加一些自己的评论是最重要的,要不然怎么叫是黄子华讲出来的呢。我也做过电视节目,但是做为一个主持人,你要顾忌的东西太多,因为可能整个世界都在看着你,不能说错话,所以我还是喜欢舞台。”
   黄子华有铁杆的粉丝,所以演出不断,今年十一月红馆有一场,票一早已经卖完,经纪人脸上有自豪的笑容,这一次他零收入做广州电视台代言人,显然,是更看自己在珠三角的影响力,但是不是止于珠三角呢?

       又显然不是。
   接受采访时他坚持说普通话,原因是很快会用普通话在内地开秀,要抓紧时间练习一下——“我会去内地试一试,会去演一场,北京也好,上海也好,我知道南北的幽默感不同,但是是不是就那么不相容呢?我又想试一下,其实搞笑的人最要的学的不是语言,反而是“到位”,做人都是一样,你要到了那个位,才会让人笑,但是又不能过了那个位,过了那个位又不好笑了,有好多艺人搞笑的时候过了那个笑位,那就不是位。北京话的笑点,也要自己去找,在哪里,我觉得比较难找,但是一定可以找到。”
  “广东话是靠语感,最后由你自己的感觉来确定,其实在我来说,用英文还是用中文来说是没有区别的,因为其实幽默感最大的来源还是思想,对一个真正幽默的人来说,思想性是没区别的,世界上有好多好的小说,翻译过来依然好看,这是因为好的东西就是好,在语言上损失了一点点也不减它的好。”

   
   三、如果没有广东话对我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
   
       黄子华有独特的气场,这气场让他讲出的任何一句话都充满深意,和林海峰比起来,他更烂仔,更草根,更去精英化,用他的话来说是更“苍生”,他笃栋笑里充满了他独特的黄氏冷静,嘴角挂着苦笑。他在讽刺,他讽刺男人的好色,也讽刺女人的拜金,他讽刺陈冠希,也讽刺阿娇,更重要的是,他讽刺的是当下,他的口头禅是:啊,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奇怪的时代……

       黄碧云在专栏进而说黄子华讲的是一种残酷的笑话。
   “黄碧云说我讲的是残酷的笑话,其实残酷也是我对自己残酷,调侃的对象是自己,是这个时代,甚至每一个进代都不一样的,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很奇妙,变化非常大,这一点大陆更明显,从一个完全封闭的社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啊,你用了 “激荡”这个词,对,这确实是一个“激荡”时代,所以你不能为它下会何结论,因为它的发展太快,它还在变,你就给它下结论末免太快,所以我只是客观地表达,我需要生活在日常生活里,随时停下来,有所触动,我们的观念随着时代而不停地变化,”
        2004年,黄子华在金像奖上对原岛大地说钓鱼岛那段在微博上流传甚广,像个绝对的爱国愤青,其实你究竟是什么人?
        “是么?我不愤青,但是我讲人性,日本人欠我们的太多,这个小岛还要同我们抢,这是说不过去的。我是不是玩世不恭呢,其实心理复杂,我希望不是,其实我本人的行为对这个世界是太恭,是比较恭,在政治上我是改良派,我从来不做违法的事,但我呢?心底里对这世世界又是非常不恭,因为只是想嘛!在我心里是什么都可以玩的,当然,也因为在香港是没有什么禁忌,在香港,最大的禁忌是挑战黑社会,哈哈哈哈,你不可以在秀里面公然挑战某某某(注:他说了Y,但我不能写,一众所周知的黑社会大佬,喔,我知道,你懂的)”
     “语言就是思想,没有语言就没有思想,或者说没有那么灵动的思想,对我来讲,广东话是我的空气,是我表达的方式,其实我平时用英文比较多,我跟朋友喝酒,如果喝多了,我会讲英文,讲普通话……我觉得广东话对我来说它是我生命的一种习惯,就像一种音乐,一种情绪,如果没有广东话对我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是不可能,当然,有可能,我是讲广东话的最后一代人,可能我们下一代会讲英文讲普通话,但是对我来说,广东话是我洗不掉的一种印记。”
      “每种语言让一个外来最先学会的都是骂人的脏话,比如我去北京,人家就教我“丫挺”的,据说这是一个挺粗俗的语,丫头生的,对吧。外地人到广东来,可能第一个学的是“仆街”之类的词,也一样,每种语言都有它的暗语,比如广东人说唔该和多谢,唔该是对别人的服务不好意思的成份,不应该别人干的事,有劳驾的意思,而多谢呢,比如你买了东西,给你拿来东西,你说多谢,这就是实在的友情的,比如你妈妈生了你,就不要唔该,哈哈哈哈。”
     “到香港去啊,如果是我教外地的朋友,最要学的一句话是我报警,因为香港是法治社会,通常大家都怕警察,你一说我报警,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我最常说的一句口头禅,好像是“救命”,这在广东话里是要命的意思,有一种无奈的感觉,最近我也喜欢说“天哪”,用普通话夹杂在广东话里说,有一种特别的幽默。”

    
四、基本上,是女人我都欣赏

 

         黄子华的粉丝很多,最疯狂的都是美女,而且还是八零后美女,演出的时候一说要找一个结婚对象,呼啦啦上来十几个女孩围着要嫁给他。
         入行这么多年,绯闻并不多,所有的正式承认的女友都小他十六岁,1994年他与潘芳芳合作司仪,由知已变成情人,1997年和年轻16岁的模特儿刘婉君拍拖,2001年分手,对方为他仰药自杀,2002年,他再与年纪小他16岁的化妆师女友相恋,看来,黄子华吸引美少女,已成习惯.“我没有一个心态,刻意找年轻女孩,我接触她们时,不知道她们什么年纪,年级不是我选择的条件……我不会想我有多么厉害去吸引她们,我只会想她们有什么可以吸引我。”
         他身边几乎全是女人,住在一起的是母亲,跟他做事的助理、经纪人、化妆师、发型师都是清一色的女人,全都对他照顾周到,他和女人格外合得来,大约是因为际遇。
   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告离异,“小时候没有和爸爸生活,父亲形象很薄弱,由小到大,我受不到男人气,女人骂我我好好的,但男人骂我我会打架,我从来没有男性上司,又常常得罪大哥。”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这么剖白自己。  

      “我是很少有男上司的人,我的上司都是女的,我不喜欢那种很大男人的上司,一般的大男人都有一种权力感,可能会对下属很恶,不尊重,我觉得对上司也好对下属也好,我们都要尊重,不能只对上司尊重对下属就不尊重,对这样的人,我是不服气,我可以容忍,但是不能过份。”
      “欣赏的男人啊?啊,我最不欣赏的就是我自己这种男人,但是,当然,我这种男人也有好的,我欣赏善良的人,实在的人,有底线的人,不上海人的人,哈哈哈哈,开玩笑哈,我欣赏为他人着想的人,
      “欣赏的女人啊?基本上,是女人我都欣赏,全部都欣赏,哈哈哈哈。除了个别师奶。但是就算是师奶,也有可以谅解的地方,一个女人结了婚生了孩子,为什么她身上的少女气质就全部没有了,她会像男人一样讲钱,讲利,为什么呢?是为了生活,是因为她遇到的男人不行,不很爱她,所以讲其实女人的师奶化是男人造成的,是社会造成的。
  “我不是只喜欢比我小十六岁的女人,我喜欢成熟的女人,有思想的女人,虽然有时也很惊(广东话:害怕)她们。“
  
  
  
  
  后记:
     其实见过黄子华的人,最想问的还是他的保养之道,如何在年近五十的时候,还能这么FIT。
    “我不做GYM,但我有跑步,一天通常跑一个钟,不能听音乐,我读过村上春树那本书,但他很劲,他是跑铁人的,但我不是因为看了他的书才跑步的,我跑步跑了好多年了,有钱人呢?通常在山顶跑,像我们这种人通常在旺角街头跑,很晚,深夜,有时跑跑下遇到警察,会查身分症,我说我是黄子华,警察说喔是喔,就放我走了。
     “瘦,是因为我中了文章的毒,说“胖的人没有控制力。”从拍完《溥仪》之后,我就没有胖过,其实我知道我要更胖一点,会更年轻一点,现在我妈常常说我,想我多吃一点,想我胖一点,我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有点病态,苍白,我又不能晒太阳,一晒太阳就病。”
     这个深夜在旺角跑步,不能晒太阳,凌晨五点才能睡着爱波西米亚也爱迪奥修身西装的男人得意地笑了一下,嘴角上扬,神情不羁,“其实,我又挺喜欢自己这种病态美的。”
  专访黄子华全文:做人最要学的不是语言,是“到位”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专访黄子华全文:做人最要学的不是语言,是“到位”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评论这张
 
阅读(25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