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转贴:邓小宇采访  

2011-01-14 08: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果然是同志,看来我看文字识同志,是一猜一个准.

2\对张国荣的评价可谓极其锋利.

 

 

 

 

邓小宇 关于GAY. 不用刻在额度

邓小宇这名字,不曾在大众市场响当当掷地有声,然而他有份创立的《号外》丶那个没有入手术室但变性成功的钱玛莉,还有连串与他挂勾数十载的名词和形容词如品味丶优雅丶bitchy丶态度丶凌厉丶海派……不知令多少不同年代的文艺人趋之若鹜过。

邓爸爸改名改得好,明明是一遍浩瀚宇宙,又特意在前面加个「小」,做个低调而细致的人,以小制大,总比事事在额头上刻字慌死别人不知你是XXX的阿茂阿寿有型。月前现身书展,邓小宇的风头当然没有口靓模般强横,但其「罗宋餐」却顿令整个文化界的肾上腺素飊升。如果可以把整个餐连杯带碟吞进肚子,让这位文艺祖师钻进身体打通任督二脉,然后感悟到书套上「Life is a holiday」这四个字的真义,就好!

电懋小白兔
读邓小宇的《吃罗宋餐的日子》,有三个蛮强烈的感觉:一,他很念旧;二,他念的旧,载着不少懊悔与遗憾;三,他诚实,至少面对自己的时候。为了寻回遗忘的过去,邓小宇去年特意前往纽约,参加了一个国际性催眠营。他的目标明确,渴望自己能在催眠状态中,回到最缅怀的五丶六十年代。「当时整个环境丶声音丶气味, 我都渴望再感受一次。可能因为忘记了,神神秘秘蒙蒙眬眬,感觉尤其美。你问我八丶九十年代是否不好?可能现在的记忆还很清楚,我不特别向往。」可惜,邓小宇没有被成功催眠,对于五丶六十年代的事物,他的印象依旧模糊依旧美。

五十年代的邓小宇,还没有几岁,便喜欢拉住家况的窗帘遮遮掩掩扮做戏。父母带他去考童星,那是幼稚园高班的事,第一次便被取录,可是之后没有下文。再投考自由公司的童星,又成功,接?还参加了电影公司安排的演戏训练班,他由九龙城的家坐船坐电车去到摩利臣山,每星期两丶三晚。而邓小宇第一次当主角,便是1959年电懋的《我们的子女》,由岳枫导演,他饰演李湄和蒋将的儿子。从电懋公司的陈年宣传刊物中我们又看到,邓小宇曾在其它电影,被打造成一只小白兔。「那时只有七丶八岁,懂得甚么?在片场样样事物看来新奇,那些大明星啊导演啊,个个都锡我疼我。我只是懂得开心,又知道自己见识到一些其它同学见识不 到的事情。不过,当时却因拍戏而不时向学校请假,老师难免会有微言,而且又经常缺课。现在回想,可能因为这个原因,令我认为与众不同的同时,也莫名奇妙的萌生一点儿自卑感。」由小学一年级拍到五年级,邓小宇作品共十二出。

邓小宇Profile
1951
年生于香港,幼稚园未毕业便展开其银色旅途,于五丶六十年代演出多部国泰电懋公司的电影。中学就读九龙华仁书院,认识了同级的陈冠中,之后留学美国修读新闻及传理。毕业后回港,加入了家族航运业务 1976年连同陈冠中丶丘世 文及胡君毅创办《号外》,并以钱玛莉及利冼柳媚等笔名撰写专栏。曾出版《穿Kenzo的女人》 丶《穿Kenzo的女人2》丶《女人就是女人》丶《偏见与傲慢》以及《吃罗宋餐的日子》。邓小宇有两兄弟, 邓小宙是作家也是物流集团总栽,以及电视艺员邓梓峰,其父亲邓廷琮是梅兰芳的爱好者,邓小宇三兄弟的名字源自梅派剧目《宇宙峰》。

躲柜况听歌看戏
要不是出书,我们很难在传媒上见到邓小宇真人,就算早年比较活跃,他也是只卖字不卖样。曾经当过童星,眼前的邓小宇却出奇的的含蓄内敛,方才说过他小时候表演欲爆灯,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变化?「中学那段时期,已察觉自己有点像outcast,身材瘦弱,体育差劲,和当时学校的主流衔接不上……」邓小宇在书是这样写的,但他今天「补充」:「可能那时我开始发现自己gay。」

「小时候我很受女孩子欢迎。但当到了十三丶四岁,开始意识到性这回事时,却发现自己对她们好像没甚感觉。为甚么会这样?为何反而多想男生?我又做很多小实验, 迫自己去挂住某些女孩子。然而即使偶有喜欢,也是很柏拉图式那种,没有半点性欲。那年代不像今天,根本没有人讲同性恋,我完全不知发生何事,又担心会被人发现自己的性取向。当时好惊,渐渐开始收埋自己,收吓收吓,便成了习惯,成为性格。」

收埋自己其实是自卑使然,另一方面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丶为了挽回点点自尊,自卑者通常格外标奇立异,想尽办法突出自己。邓小宇就是人办。同学们爱打波爱Bee Gees?他就去听巴西的Sergio Mendes丶去看法国艺术电影。邓小宇当时就读九龙华仁:「全校就只有我和比我高两班的杜杜是这样喜欢文艺的人。陈冠中?中四那时他仍然傻更更,哈哈,到了预科,他才开始醒目!」

陈冠中外,那时跟邓小宇最老友丶不时交换唱片又一起出入电影院的族人,是今日香港的现代舞女皇黎海宁。由于二人的父亲是同乡,两家人自小经常来往。「In a way,黎海宁也属于outcast。她的父母是左派。暴动期间,她就读的玛莉诺给她很大压力,最敏感的日子,她每天入学校要搜书包,恐怕她会带炸弹上学,同学自然纷纷避开她。黎海宁因此由一个很活跃的女孩,渐渐脱离群体,成了我的同类。」

集体骄矜
大家认识邓小宇,因为他是《号外》创办人之一。1976年他从美国学成归来,因为「在外国看到很多东西香港没有」,于是连同中学同学陈冠中丶丘世文及胡君毅,仿照美国《Village Voice》那地下感觉,以粗糙的新闻纸制作了第一期《号外》。「最初我们真的没甚么计算,总之把想做的东西做出来,让人看到自己的眼界。当时最难得的, 是我们没甚么集团操控,编采设计可以完全自主。而且,那年代的香港,根本没有几本杂志,有才华的人都聚集在《号外》。我也不知何解,我们这班人本身个个 『懒有嘢』,但走在一起,又没甚么问题发生。反而对外的时候,例如对?那些唔多掂的专栏作者,我们便经常挂?《号外》排头来表现一种特有的骄矜。」

邓小宇说,就算后来加入的岑建勋,也有一样的特质。「他除了自负,还有种我们所有人都没有的霸气。无论公司内环境几恶劣,他在外面一样大声夹恶,很会保持大佬的阵势,人家自然对他另眼相看。当时幸好有他撑住,周围找寻资金,《号外》才得以过关。所以我经常说,岑建勋对《号外》相当重要。」虽是开山老祖,邓小宇的正职从来都是他的家族物流生意,《号外》的开会丶约稿丶写专栏工作,只属副业。「之前我根本没写东西,就是《号外》出版才正式执笔。」他以笔名钱玛莉连截的《穿Kenzo的女人》,除了一致被认为多年来他的最受欢迎栏目外,近年不少人更说,它的故题材与布局跟《Sex and the City》十分近似,就连故事中四个女主角,性格心态都彷如照镜。要知道的是,《穿》于1978年面世,比 "Sex and the City" 早出现二十年。前卫女子彷佛必然存在每个年代。

八婆与Gay
钱玛莉的身分,当年曾出现很多谣传。读者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厉害的小资女子,本身原来是个男。邓小宇在书中也说过,钱玛莉的出现,是因为他在一派对中,发现了几个打扮时髦丶自信丶型格丶谈话风趣丶大胆丶豪爽甚至是口没遮拦的新品种女人……。「当时对我来说,她们几个简直有如天外来客。而之后的社交场合,我亦 碰上不少这类在外国读完书,回到香港刚刚冒起的女子。她们不单止心态有趣,说的英文亦十分有趣。我暗地记住她们的交谈内容,然后回去设计情节,目的就让那 几句最精采的对白,从钱玛莉那几个女人口中说出来。」

这班女人的bitchiness,奠定了邓小宇予读者的写作风格。或许正如迈克形容,邓小如本身就像「一只优雅地张牙舞爪的母狗」。新书中,他指名道姓寸名媛,寸完一个又一个;又叫甘国亮「见好就收」;就连李丽珊都被他摆上台,说她在奥运「赖死唔走」……「也没错,我平时说话,都几尖酸(幸好在访问时又没有表露!)。但下笔时我亦有考虑读者,他们看到辛辣,应该特别有快感!」难怪大家都说,邓小宇是《号外》多年来最凌厉的写手:「所以《号外》两次收律师信,都因为我!」第一个是施养德,邓小宇写他没条件自恋,他便写信来告《号外》。但也因为这事,他们认识了。之后《号外》出现财政问题,施养德出钱收购,可谓不打不相识。之后有一个时装界的女子,邓说她自认为Joyce Ma的竞敌是自高身价,最后就由施养德出面摆平。「后来我已经收敛很多,因为不少人成为了朋友,便骂不得。」

今天同性恋被标签成一种潮流,传媒甚至把它与品味挂勾。随手一捞,Wyman丶林夕丶林奕华丶迈克……全是gay得有声有色的潮流创作人。我们这位文艺祖师,昔日却因出柜不成而把自卑自负夹杂不清,他曾否觉得自己生不逢时?「我那年代,的确还没出现甚么gay风气,可是我从没觉得辛苦。说到今日的gay人,真的做了很多有趣东西,但我认为没有需要在额头刻住『我是gay』,然后在作品中猛提男人啊,反而成为一种卖弄!其实我们写文章,例如Wyman填词,里面已包含了一种gay sensibility。那可能是某些选择和看法,是敏感是独特的,譬如我在文章写了一百个好camp的三丶四线女艺人,就肯定只有gay人才留意,直的男人睬你都傻。我也观察到,现在市场上也有不少挂羊头卖狗肉的杂志,会找些韩星袒胸露臂做封面,无非想搏各品牌多落广告,因为他们都知道,gay人比直男人愿意花钱扮靓,令到香港的gay文化,彷佛只有消费。对于这些,以及一些过份标榜自己是gay的文化人,我觉得好反感。他们都exploit gay。」

一万个懊悔
不只一次,邓小宇曾在文章提及,自己不怕死,但怕老。身边朋友年华老去,身形失守丶品味褪色,尤其年轻时漂亮过标致过,一旦老了,人间见白头的状况教人加倍婉惜。他说,我们的父辈特别苍老,三十多岁已经像个老头。邓小宇三十岁时觉得自己不再年轻,不能再以小伙子自居,所泛起的哀愁也是淡然的;一旦到四十岁, 人到中年的意识忽尔来袭,竟然有世界末日的感觉。「十多年前,有人叫过我一声阿叔,不知痛苦了几多天!不过五十岁过后,毕竟阅历深厚,会开始比较坦然。」 邓小宇今年五十有八,仍是那种永远被人觉得「官仔骨骨」的气质性男子。

话虽如此,「拒绝衰老」这场仗,邓小宇依然时刻落力去打:谨慎选择不太老套又不太年轻的衣饰丶作息定时生活少再放纵丶四出查探健康饮食贴士丶天天十多粒灵丹保身,大蒜丸丶云芝丶Omega 3……「贪靓?我觉得不算。我只想永远留住一个年轻的外表丶一种后生的感觉。但老实说,我做这些做那些,只不过为自己做而已,可能没有其它人理会。只是如果每天面对镜子,都可对自己充满信心, 即使老了,依然活得如意,这最重要。」

外貌要保鲜,年纪渐长的邓小宇,却对年轻时的作状与自负,有着一万个懊悔。作状是,他曾特意叫家人买把油纸遮寄去美国,让他在校园撑着雨中漫步;又例如他看不起美国人和美国文化,错过了许多实地吸收的机会。「其实人生有时可以说是由数不尽的遗憾和失误组成的,当中有些不是没法修补,只是我们很多时候对身边的人和物不加以珍惜,不上心,不马上行动,时间就会毫不留情地把机会带走。

「现在想起来也会羞愧的,那时候自以为比别人懂多些另类文化,逛过不少高尚名店丶认识一些上流名人,便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单方面自制飘飘然的兴奋,把自己放在高地,对身边的寻常百姓有点儿轻蔑,对别人平凡的生活不以为然,甚至跟自己的好友同学所付托的真摰友情掉以轻心,现在想起来很有恨错难返的愁绪。」例如他 抱撼没有帮助身患重病的小学同学郭伟煜,也后悔没有真心与中学老友黄祖佑交流。

气焰害死人
「因为出书,要替旧文章补充资料,我回想到很多本来已忘记的东西。把它们写出来,对我来说,是一项治疗,但我同时希望年轻的读者知道,他们现在拥有很多,却千万不要take it for granted。我看到今天的人,甚么都习惯由政府由社会给予,渐渐忘记昔日我们那种自力更生。原来五丶六十年代的『缺』,相对今时今日的『不缺』,反而是可贵,你叫我怎样不感慨?还有,要好好对待你的朋友。有些人因为年轻时气焰,有意无意间伤害了身边的人,而那些疏忽那些伤害,甚至乎可能一世都无法弥补……

看着邓小宇年轻的照片,告诉他会想起当年 的陈百强,骨子丶整齐。「当年的陈百强,非常refined,《号外》在他没有当上歌手时已经找了他当封面!而张国荣,反而有种暴发的感觉。他们出道时,陈百强先冒起,张国荣被他压住了好几年。后来张国荣红了,无线亲自去到他的演场会现场,给他颁发劲歌金曲奖。台上的他意气风发,说自己以前是余丽珍丶是西官,刻薄说话明显都是给陈百强听。当时的主持蔡枫华看在眼况,也说了句比他本人更经典的名句:『一刹那嘅光辉唔系永恒!』结果蔡枫华被炒,之后一直沦落至永不翻身。打后张国荣愈来愈红,气焰也愈来愈高涨,陈百强被压得很厉害,导致情绪出现问题,最后服药自杀。所以我们要明白,即使没刻意伤害人,一个人的骄纵,或直线或曲线,有可能漫不经意便把别人的心智摧毁……,最终甚至会伤害自己。结局是:他样子最美丶钱他搵得最多丶有要好的男朋友丶身边所有朋友都锡他丶整个娱乐圈都把他捧成天之骄子,偏偏最后他过不了自己!」

抓住记忆
我们问邓小宇,如果他可以抓住一件事或者一个人,永远都不会改变不会溜走,他会拣甚么?他即时想不到,访问后两天,我们得到回复。

「我很希望留住健康,但这答案,又好像太老套。另一个我想抓住的,是记忆。当一个人走到老走到尽头,无法得到更多,甚至本来拥有的,都已一一失去,回忆就成了个人唯一的产物。因此,如果我可以把它永远保留,我觉得,已很足够。」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