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刘怡明导演的传奇人生  

2011-12-08 12: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爱万里》   女导演刘怡明的电影人生    即将出版

 

     由陆蓉之执笔撰写的《追爱万里--女导演刘怡明的电影人生》,记录一位台湾出生,长年居住在美国的华裔女导演千山万水追逐电影是她的最爱的人生。全书分为「缘起」、「异乡寻梦」、「故乡追梦」、「大陆寻奇」、「幕后推手」、「爱在他乡」、「溺水女汤」、「追爱万里」等八个篇章。
     刘怡明,出生于台湾?,一个典型的大陆移台公教人员家里,父母亲都从事教职,她的童年,充满了长辈们对大陆的记忆与怀念。刘怡明是家中的幺女,她上面还有哥哥姐姐,在台湾,我们把出生于那种家庭的一代,通称为外省第二代。
     才7岁的刘怡明,趁着大人打麻将没注意,悄悄溜出门一个人去电影院看张小燕演的一部黑白片,开启她万里追爱--爱电影的第一程。刘怡明的电影梦,其实也是她的父母未完成的梦想。
     刘怡明在念台南女中的时候,就开始组织话剧的演出,还参加了比赛获奖,大学时代念的是政治大学国贸系,但是她活跃于学校的话剧社,曾代表政治大学,和李安代表台湾艺术大学(那时是艺专),演出《纽约屋檐下》舞台剧,还因此剧双双获得最佳男女学生演员的金鼎奖。
     19 76年刘怡明到旧金山州立大学念MBA,她还是不能忘情于她所喜爱的戏剧,参加了文化大学王生善教授导演的《长白山上》舞台剧的演出,在旧金山公演了许多场。对演戏依然兴致高昂的刘怡明,后来转到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戏剧系念第二个学士学位。为了增长见识,1980年刘怡明当一名背包客,独自到欧洲旅行了三个月,她先到New Haven的耶鲁大学,看看那里的求学环境,然后飞到英国,再搭欧洲的火车游历法国、荷兰、德国、意大利、希腊等国。从欧洲回到美国以后,刘怡明很清楚自己想去多学习电影的领域,因为,戏剧和电影毕竟不一样,戏剧即使演出时多么精彩动人,结束了,就无法保存下来,她决心往电影、电视的方向发展。
     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念戏剧系的时候,刘怡明结识了她日后的第一任丈夫John ,刘怡明会转到南加州念UCLA,倒完全是因为John的缘故,看他先申请到那里的入学许可,刘怡明也接着提出申请,也顺利取得入学许可,1982年到UCLA的电影学院就学,对于刘怡明的电影生涯是至为重要的培育过程。她在那里不但学习到所有拍电影的基本功,从写剧本、选器材、亲自掌镜、打灯光,到剪接、配音、上字幕等各种后制作的大小事务,她都亲力亲为执行过,这种科班出身的锻炼,使她对于从事电影这一行有了非常扎实的基础,在电影的行业里,也能够担当各种不同的身份角色。
     刘怡明在UCLA第一部Super 8的电影《彷徨(Limbo)》,探讨当时面对东西方两种文化的矛盾心境,送回台湾还得到金穗奖剧情短片第一名。之后,刘怡明又以一件双屏幕的录像艺术作品获得AFI(American Film Institute)实验性录像艺术佳作奖。
     1983年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位到西方讲学的中国电影学者程季华来到了UCLA,刘怡明自然成为他在海外的第一代学生,引起她到大陆去探访和拍片的念头。1984年夏天,刘怡明跟学校借了一部16厘米的摄影机和相关的设备,和她当时的男朋友 John ?一起去中国大陆,到芜湖,她母亲当年念女中的地方,拍一部外国学生到中国探访的故事,片名为《有时无声胜有声(Unspoken Words)》,得到了UCLA电影学院最高额的Lynn Weston奖学金,给于学院内最佳女导演。
     完成《有时无声胜有声》从UCLA毕业以后,刘怡明参加一些电影的制作工作,担任两部电影的场记,和《摩登女孩(Modern Girls)》的制作助理,对好莱坞拍电影的流程和工作方式,有一定的理解和熟悉度,她听说 Bernardo Bertolucci要到中国拍《末代皇帝》,觉得自己不能错过这个机会。透过朋友写的一封介绍信,刘怡明买了机票从洛杉矶飞到北京去争取参与拍摄的机会。到了北京,她见到了Bernardo Bertolucci 和制片人 Jeremy Thomas,他们很惊讶,一个女孩竟然老远跑到北京找工作,当时拍片的部分已经没有空缺,所以打算安排刘怡明参与宣传方面的工作。
     刘怡明在北京等了两个星期,北京的朋友告诉她,吴天明导演即将开拍一部电影《老井》,建议她去加入他们拍新片。在朋友的怂恿下,刘怡明给吴导演打了一通电话,介绍自己,并说明想参加拍片的意愿,吴导在电话那头想了大约五秒钟,就说:「好吧,你来吧。」那时中国大陆只有29个城市对外国人开放,刘怡明具有台湾人和美国籍的双重身份,想跟着大陆剧组到山西内地去拍片,还是有一定的困难度。吴天明厂长是一个很讲义气,又有担当的人,既然答应了,他派了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安全室主任到北京,专程去帮刘怡明申请许可,大约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于是就带着刘怡明回到西安,安顿在片厂的宿舍里。参加《老井》的拍片过程中,刘怡明爱上那种悠然自在到户外不熟悉的地方去捕捉影像的感觉,跟一群完全不认识的人渐渐交上了朋友。虽然,那时候内地的条件还是相当有限的,第一线深入西北黄土高原的拍片经验,对刘怡明日后的导演生涯还是奠定了极为难得实务基础。
     片子拍得差不多,刘怡明提早离开《老井》的剧组,回到北京,朋友介绍她认识了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制片人Pieter Kroonenburg,正在中国洽谈拍《白求恩》的电影。1987年初,刘怡明担任Phillip Borsos导演的助理,跟随加拿大的工作团队一起到中国去勘景,在八一电影制片厂筹备得差不多了,一行人便出发到各地去勘景。第一站就是五台山,沿着八路军长征的路线继续勘景,也去过太行山、潼关这些地方,一行十来个人一路开车往西走,一半外国人,一半八一制片厂的中国人,一路上住过将近50间酒店,还是挺有趣的经验。由于刘怡明担任导演的助理,也和制片有较多的互动,再加上她的双语能力,在大大小小事务性协商时,不论磋商、谈判,过程中的她都得担任翻译的角色,从中学习到那些在西方学院、课本中都无法触及的实务经验,两次在中国大西部协助拍片的工作,对日后刘怡明到大陆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石,也为她两年前赴长城拍《追爱》时,提供了公路电影的基本框架。
     1989年8月刘怡明带着她学生时代的短片《有时无声胜有声》,到纽约参加美国亚裔人士的电影节,她想起年14年前曾经在舞台上一起演出的李安,听说他在纽约,就到处打听李安的联络方式。李安在美国念的是NYU电影学院,不少人都认识他,一下子就问到李安家里的电话,拨过去约他出来看她拍的短片。刘怡明记得两人约的是下午三点,看完了片子就聊天,话匣子一打开聊到了天黑还聊不完,李安邀刘怡明去他在White Plains的家继续聊,谈到他构思的两部片子《推手》和《喜宴》,刘怡明鼓励他赶快写完剧本,开拍时,她会来帮忙。那时,已在大陆协助拍过两部电影的刘怡明,比李安实务经验多一些,分享了许多别后的点点滴滴,说着说着天就亮了,一夜未眠的李安,开车送刘怡明到车站,相约后会有期。
     从纽约回到洛杉矶,不久,刘怡明在10月15日那天和 John 结婚了,6年的爱情长跑,终于开花结果了。离开纽约见面时隔一年,1990年10月23日,刘怡明想起来这天是她和李安同一天的生日,特地打了一通电话致意,问他一年来过得好不好,李安回答,一切都没什么变化,就是添了一个儿子,看着孩子一天一天长大,觉得很无奈,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到了11月,李安送参赛的两部剧本《推手》和《喜宴》都得到了台湾电影优良剧本奖,徐立功先生那时刚刚当上台湾中央电影公司副总经理的位子,特别想拍好电影,他邀请李安回台湾。李安从纽约打电话约了刘怡明一起返台去见徐立功。徐先生要让李安拍《推手》,李安也就请了刘怡明当他的制片。
     到了纽约,刘怡明见到李安在纽约找到的制片人Ted Hope和 James Schamus,他们刚成立了Good Machine公司,李安的《推手》是这家新成立的小公司第一个剧情片项目。Ted Hope 一向从事独立制片的工作,所以非常懂得控制预算,习惯以小成本拍片,对于工作人员的管控,管理一个影片的制片过程都是他的强项。James Schamus当时还在哥伦比亚大学教电影,在理论、创意、策划方面是他的强项,他们两人加在一起对李安的起步是有很大的帮助。刘怡明因为和李安是旧识老友的关系,诚心诚意想支持他在纽约拍第一部片子。而且,先前她在中国大陆的实务工作经验,多少也还是帮得上李安的忙,所以刘怡明主要代表台湾中影公司的投资方,和 Good Machine 一起以很少的资金把这部电影做出来。那段时间刘怡明真的是尽心尽力帮着李安打点好中外双边的合作关系,协助李安减少一切冲突或麻烦,也跟摄影师林良忠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1991年5月12日在纽约的拍片工作终于杀青了,刘怡明立刻飞回洛杉矶,John 到机场来接她,却在回家途中,告诉她,他想离婚。这样的晴天霹雳,让刘怡明完全摸不到头绪,因为自尊心的缘故,刘怡明也就一口答应了。婚变使得刘怡明非常沮丧,她没心情回到纽约继续参与后制的工作,但也未告诉李安导演这件事,一直拖到十月,李安打电话给刘怡明,问她要不要一起回台湾参加金马奖,因为《推手》的票房很不错,又获得多项提名,那一年金马奖其实很精彩,除了李安的《推手》,还有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关锦鹏的《阮玲玉》、王家卫的《阿飞正传》等,竞争非常激烈,结果郎雄得到了最佳男主角,王莱得了最佳女配角。《推手》的成功,使制片人徐立功非常振奋,趁胜追击,决定支持李安拍《喜宴》。由于在先前拍摄《推手》的时候,刘怡明和徐先生有很多的互动,他比较了解刘怡明的工作能力与表现,所以动员她回台湾工作。婚变后的日子很不好过,唯一好玩的事,是刘怡明接受了时报周刊的邀请,10位才女走丝路的文化之旅去了新疆,有张晓风、魏海敏、胡因梦、洪丽芬、赖纯纯、龙君儿等人。
     1993年刘怡明接受中影公司的邀请,进入制片部担任编审,在徐先生的领导下,编审部人才济济,一下子刘怡明对台湾的电影生态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在这段期间刘怡明和陆蓉之又重逢,原本她们都住在洛杉矶,不约而同回到台湾,一起住在陆蓉之外公留下在景美的房子里,两人相依为命的日子就此展开,一直到刘怡明拍完《女汤》。经历在纽约协助李安拍《推手》的实战经验,刘怡明更清楚自己的兴趣还是在创作方面。有一天,陆蓉之参加了李黎的《袋鼠男人》座谈会,晚上回家向刘怡明推荐这本书,认为可能是适合拍电影的题材。刘怡明看过后,觉得故事说得很精彩,影像的描述也很生动,人物角色都很鲜明,几乎是camera ready的状态。于是,刘怡明把《袋鼠男人》拿给徐老板看,他也很喜欢这个小说,刘怡明便着手联系在旧金山的李黎,安排购买电影版权的事宜。《袋鼠男人》申请到新闻局的辅导金4百万元,总经费大约在1千3百万左右,辅导金的4百万以外,电视版权也卖了4百万,其余都是中影的投资。这部戏是邱心志第一次担纲演男主角的剧情片,女主角是陈文敏,其中饰演医生的美国演员Mitchell Lichtenstein,是著名的美国Pop Art大师Roy Lichtenstein的儿子。而陆蓉之生平第一次在戏中也客串了代孕母亲经纪公司唯利是图的女老板,庸俗搞笑的造型是她自己设计的,刘怡明自己也客串了其中一位代孕母亲。
     《袋鼠男人》一共用了24天就拍完了,刘怡明留在洛杉矶继续剪片等后制的工作。大约在8月中左右,刘怡明接到 Larry Kramer 的电话,Larry是好莱坞著名的导演、制片人 Stanley Kramer(代表作:纽伦堡大审,谁来晚餐?等影片)的独子,他的母亲是心理学和比较文学的双博士,是一位高知识分子。早在1986年刘怡明正要去大陆之前,他们在UCLA注册大楼(Murphy Hall)前巧遇。那一天刘怡明想到要到学校办一点事,正在排队当中,文质彬彬的 Larry 走上前来搭讪,本来她不太愿意理睬陌生人,但是看到 Larry 很幽默,长得也很可爱,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开始聊起来。后来 Larry 告诉刘怡明,他是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有一天这个女人一定会成为他的妻子,就不由自主地走向她。初识之后,他们曾经出去喝了两次咖啡,那时 Larry 在UCLA念历史学博士,同时和他的指导教授合教一门“电影与社会”的课,而且他有一个工作,在一家电影公司( Orion Pictures )负责审核剧本的工作,因为家学渊源的关系,对电影情有独钟,也特地去看了刘怡明拍的《有时无声胜有声》,给了她很好的评价。但是因为刘怡明已经跟John在一起,所以 Larry 并不想成为第三者,也就很有君子风度地退出了。
     时隔8年,Larry突然打电话来,已经离婚的刘怡明心里还是挺窝心的。这个时候他已经换到派拉蒙电影公司(Paramount Pictures)故事部门担任策划和电影故事审核的工作,第二天,刘怡明开车到派拉蒙去见Larry,故事部的办公室其实是以前明星的化妆室,所以都是被隔成一小间,一小间的房间,Larry手上拿着一杯咖啡正在跟朋友聊天,一转头看到刘怡明的时候,脸上立即绽放打心底发散出开心的笑容,他就带刘怡明到附近的意大利餐厅吃晚饭。他们俩一边吃一边聊过去8年来发生的点点滴滴,聊着聊着,刘怡明发现 Larry 眼中泛起了泪光,他的纯真与真情,他付出的真心关怀与爱意,那一刻真的打动了刘怡明。隔天,一大盆非常漂亮的玫瑰花送到刘怡明的家里,雀跃欢喜的刘怡明用照像机拍了又拍,从每一个角度把这盆花记录下来,照片被刘怡明细心地保留到现在。
     曾经彼此都有一些好感,两人分别多年未见,也都经过了不少变化,却仍然心中都记挂着对方,再相逢,两个人感情进展得非常快。但是这个同时,刘怡明还得继续完成《袋鼠男人》的后制工作,由于经费已经所剩不多,还好科班出身的她,在拍学生电影时基本上都是亲力亲为的,所以自己执行后制工作也毫无问题。例如,刘怡明住在Culver City,一大早开车去 Burbank 的电影洗印厂,然后转到Hollywood上字幕,然后到 West LA,Sherman Oaks,绕了一圈又大圈,这种长距离的奔波,是生活在台北的人无法体会的。后制进行得差不多了,刘怡明在9、10月曾回过台湾一趟,在报纸上看到阿诺( Arnold Schwarzenegger)演的《威龙二世(Junior)》即将在11月上映,早先刘怡明在开拍之前,已经在报纸上看过美国也在拍一部男人怀孕的电影,以为是巧合,并未积极去调查这件事,等到他们的影片上映了,才发现故事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事实上,原作者李黎写这故事是有原因的,因为李黎她本来有两个儿子的,第一个儿子在11岁时忽然去世了,他们夫妇俩伤心欲绝,那时候李黎已经过了40岁,千方百计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一直失败,非常受罪的痛苦过程,她的先生看了很心疼,就说要是他能代替太太怀孕就好了,这个念头,促使了他们夫妇俩联手合作写《袋鼠男人》,因为她先生是不孕症的专家,所以书内有许多医学方面的讯息都不是杜撰的,是根据医学临诊的知识。一开始,他们是用英文写的,有了英文的首稿,就送出去找出版商,也送到了纽约一些出版社。有的出版社觉得故事很有趣,但是,因为是中国人写英文,还需要请人润饰一下英文的语法,但是他们夫妇没找人进行这件事,而是直接把中文版交给台湾的联合文学出版了。
     《威龙二世》的内容实在太接近于李黎的《袋鼠男人》,这样的巧合令人难以置信了。当李黎看到洛杉矶时报访问《威龙二世》编剧的报道,提到她过去曾在纽约华纳出版社任职,工作就是审查出版的申请书稿。李黎立刻联系当初替她送书稿的经纪公司,请他们提供当时送达哪些公司的清单,果然有纽约华纳出版社,说明那位编剧非常有可能阅读过《袋鼠男人》的书稿,或甚至仍持有该书稿的复印资料,而且,那位编剧完全没有医学的背景,不可能那么巧合地用到一样的医学专业的内容,于是李黎找了律师,开始她小鱼对抗大鲨鱼的法律控告环球电影制片场的行动。但是,《威龙二世》比《袋鼠男人》早一个月在台湾上映,法律诉讼要花很长的时间,这样的双胞案,对于刘怡明和中央电影公司而言,也是一场小鱼对抗好莱坞那条大鲨鱼的不对称、不平等的战争,威胁和打击都不可谓不小。
     1995年5月刘怡明辞了中影的工作,回到洛杉矶,她和 Larry 的感情持续加温。有一天他们到 Monterey Park 的中国餐厅吃饭,两个人坐在等候位子区的椅子上,Larry 突然在大庭广众前单膝落地,众目睽睽之下,跪在地上向刘怡明求婚。旁边一群华人顾客目睹这感人的求婚表白,都一起鼓掌激励女主角快点答应,喜滋滋的刘怡明,大方地回答:「Yes, I will marry you!」这对热恋情人,1996年1月19日到洛杉矶的一家小教堂举办温馨的仪式,只邀请了至亲好友。急着举办婚礼是因为刘怡明已经不小了,想生孩子就已经是高龄产妇了,登记结婚,可以用到 Larry 在派拉蒙电影公司条件非常优厚的医疗保险。在美国,生孩子的医疗费用很高,没有医疗保险,简直是一个无法相像的风险。
     6月里他们俩在Frank Lloyd Wright 儿子所拥有的一块印地安人的圣地,再正式举行婚礼。那块地,三面环山,一面向着Malibu的海边,风景非常优美。刘怡明为 Larry 买了一件很花的夏威夷衬衫,她自己穿了一件红色的洋装。Larry 的母亲和妹妹都来参加了婚礼,Larry的爸爸因为健康因素,无法承受进山区的颠簸,而刘怡明的父亲在旧金山也因为中风,父母都无法远行,由她的哥哥代表出席。那是一个嬉皮式的婚礼,充满了幽默与欢乐。《袋鼠男人》的艺术指导 Fu Ding Cheng 特地去拿了一张可以主持见证婚礼的执照,好为他们两个证婚。在交换婚姻誓约的时候,有一条非常特别,就是他们俩发誓要一辈子一起看“电影马拉松”。热恋期间,他们会带着特别的装备,到戏院马拉松式看电影,Larry的特别装备里有水和干粮,足以让他们在戏院里撑一整天。
     结完婚后,她一心一意要生个宝宝,在拍《袋鼠男人》时学到关于怀孕的知识,这时全都用在她的现实人生。为了想生孩子,就像影片中那样,亲身体验了各种痛苦的人工受孕的过程。这个时候刘怡明找到在美国索尼公司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所以她可以更多地专注于怀孕这件事。平淡的上班生涯,加上一连串人工受孕的失败,失望中的她,渴望着奇迹与改变,殊不知她的人生正悄悄地迎向另一场风暴。
     1998年2月刘怡明得到通知,她申请的《女汤》得到了台湾新闻局1000万台币的辅导金,刘怡明立刻辞了索尼公司的工作,两个星期后就从洛杉矶回到了台北,准备筹拍《女汤》。其实,《女汤》这剧本是在1995年夏天离开台湾回到洛杉矶后写的。那之前,刘怡明在台湾中影公司工作,和陆蓉之同住在景美,她们组了一个“女汤会”,成员有李亚俐、陆蓉之、李梅龄、刘怡明、王之樵、曾伟祯,一共6位职业妇女,经常轮流开车到阳明山、北投一带去洗汤,然后一起吃晚饭。她们在一起无话不谈,开心地消遣着我们各自不同领域里职场上的趣事。后来,因为陆蓉之看上了一位留德的语言学博士,两个月就闪婚了,结婚后依旧和刘怡明同住,《女汤》中的女主角可以说是以陆蓉之当时的经历爱情与婚姻为范本,有些内容也是她们女汤会的集锦,每个角色里都多多少少有她们 6 个女人的影子。
     由于新闻局的规定,得到1998年辅导金开拍的影片,必须在1999年3月31日之前交片,否则要被追缴100万罚款,因为和制作公司之间的纠纷,反复折腾了好几个月,原本议定各个角色的演员,也发生了变化,最后敲定了天心担任女主角,金素梅刚走出生命的低谷,基于与刘怡明导演的深厚交情,答应复出影坛;叶全真演出那个发现丈夫是同性恋的角色,王月等于是来帮忙救火的,男演员几乎全由新的制片公司推荐的。1999年1月中《女汤》终于开拍了,刘怡明最大的遗憾是当时为了赶在3月31日前交片而未使用同步录音,事后配音的效果完全不是她愿意接受的,就是她在念书时拍学生电影,都起码是现场收音。从这次拍片的经验,刘怡明学习到很多教训,在她拍下一部戏《追爱》时,她尽力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女汤》虽然不符合刘怡明自己的理想,但还是让王月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影片并代表台湾参加了金鸡百花奖,还获邀参加了上海电影节和美国的夏威夷电影节、棕榈泉(Palm Springs)电影节、圣地亚哥电影节。
     金素梅曾与刘怡明一起参加影展,两人成了更好的朋友,由于金素梅非常关怀台湾的慰安妇,她说服刘怡明写一部关于慰安妇题材的剧本。仍然想要再接再厉拍电影的刘怡明导演,1999年她果真动手写了两个台湾女孩被抓去海南岛的故事,她还特地跟着王清峰律师到南部去拜访那些慰安妇。不过,那时候台湾的政治环境已改变,不太欢迎会触怒日本人的题材。
     2000年布什选上了美国总统,刘怡明和 Larry 像一些自由派的美国知识分子一样,很想逃离美国,有的搬去了加拿大。那时刚好 Larry 母亲留了一小笔遗产,使他们可以不必完全靠着每个月的薪资过日子,Larry 动念想改行去教书,自从他和指导教授在UCLA合开课以来,他一直很喜欢教书。2011年初,有一天,他们去朋友家的 party,遇到北京电影学院的研究生部的主任孙欣老师,从北京到美国,想从好莱坞请一位老师去他们学校当客座教书。Larry的朋友谢晓东正好也认识孙欣,他介绍 Larry 给孙欣,认为Larry 就是她要找的不二人选--Larry根本就是一本好莱坞电影的“活字典”。后来Larry 邀请了孙欣到派拉蒙电影公司参观,孙欣随即邀请他们夫妇俩一起到北京参访,并且在北京电影学院安排了几场讲座,回美国之前,另外还去了上海大学,演讲了两场。
     刘怡明和 Larry 回到洛杉矶之后,旋即接到北京和上海两边的邀请,Larry在8月辞了派拉蒙的工作,9月10日是他在那里上班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就是911,刘怡明陪他去办公室打包搬走时,电影制片厂戒备森严到滴水不漏,连车子底部都有镜面工具伸进去每一部车都要检查。
     由于上海和北京都邀请他去教书,Larry 决定先去上海教10个星期。他很受到师生的欢迎。然后,Larry 再到北京电影学院去任教,学校安排他们住在邵逸夫捐赠的国际交流学院,楼上有一些可以住的宿舍,学校给了他们最大间的套房,没想到他们在那儿一住就是 3年。Larry是一位很认真的老师,他用最简洁、最清楚的英语教学,讲好莱坞各种各样的事,他的心理学硕士背景,也用在教学,来研究学生们的心理反应来教学。
     刘怡明还在台湾期间遇到了很有名的剧作家邱刚健,两人相谈甚欢。他想要写一个台湾女孩走长城的剧本, 有寻根的意思。刘怡明为了想吸引大陆的年轻观众,透过林良忠的介绍,找到了管艺,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是一位通情达理的年轻剧作家,人也长得很标致,两人一拍即合,刘怡明也请她写一个版本,当拿到了她的剧本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两个年轻男女斗来斗去的俏皮幽默对话,都是管艺的贡献。
     2009年9月《追爱》正式开拍,摄影早就定了是林良忠,从拍《推手》时认识,那么多年下来,刘导演和他发展了深刻的友谊。林良忠不但自己加入了工作队伍,还为刘怡明介绍了得过许多奖的造型设计师陈顾方。留法归国的陈顾方其实手头上已经有许多项目,但是她和女导演刘怡明一下就成了熟络的朋友,已经盛名在外的她,知道刘怡明的经费实在太有限了,还好这部《追爱》的人物还算简单,所以陈顾方花了几天的时间,把戏里需要的服装全都备妥了。这种友谊和对艺术的真诚,让刘怡明非常感动。男女主角也定了是佟大为,与应采儿。
     《追爱》这部电影,有一个动人的真实故事在背后,刘怡明导演的母亲已经高龄90 岁,在丈夫去世后,有一天,执着女儿的手,要她帮忙寻找留在大陆的初恋情人,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片名叫做《帮我找到张秀倩》。两岸分隔半个世纪,许多外省人的家庭都有类似的寻亲故事,刘怡明把大时代背景造成的有血有泪的故事,拍成温馨的爱情喜剧公路电影,也反映了海峡两岸关系的改变。陆蓉之根据刘怡明导演叙述撰写的传记,将在电影公演时,同步出版,在两岸发行。《追爱》对于刘怡明导演而言,是她这 30年来追寻梦想的美好成果,却也在电影的后制作期间,她挚爱的丈夫,Larry Kramer 因病突然在北京过世,这一路走来的艰辛都将呈现在这本新书中。用以纪念Larry Kramer。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