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转贴:黄老沾写林小夕  

2011-07-16 06: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夕性感睡眼媲美林忆莲

 

撰文:黄沾

原载于19940831日《东周刊》 21/01/2002

 

 

「黄老沾!我想介绍朋友你识!」倪震多年前,有天忽然和我说:「呢个朋友,你会锺意;。」倪震口中的人,就是林夕。

 

没有见过更符合「文质彬彬」这四个字的人了,也没有见过更有书卷味的现代青年人。

 

林夕,真是个斯文得不可以再斯文的人。  

 

技巧之高乐坛仅见  

 

连声音都清清柔柔的,像个「维也纳儿童合唱团」的领唱少年。

 

他是近年和我谈填词谈音乐谈得最多的行家。一有机会时,便如切如磋。

 

林夕最擅长情歌,是写情高手。

 

用迭字,技巧之高,乐坛中仅见。

 

我自问甘拜下风。

 

和林夕,口味很相近,而风格绝不相同。大同中,又有大异,也是奇妙。

 

有一阵子,大家都喜欢到湾仔的「真之味」吃石头鱼,大家也喜欢喝茶,所以时常见面。

 

林夕的家,精致骨子得很,是单身贵族男士家居典范。

 

我们常常上去摆龙门阵。

 

有次,倪震在我家倾通宵,不觉已天亮,一望钟,早上六点。不约而同,想找林夕早餐去。

 

可怜的林老夕,我们事后才知道,通宵赶完歌词,刚刚上床半小时不到,正睡去不久,而门铃便叮当大响不停,只好睡眼惺忪蒙松朦胧蒙查懵懂,半睡半醒地来应门。

 

门外倪黄二人,一早约定,门一开,就对着他傻笑,不作一声。

 

门,开了。

 

 

 

连生气都生得斯文

 

 

门缝中,我们看见没有戴近视眼镜的林夕,睡眼比林忆莲还性感一些地向我们一望。

 

他望完一眼,就把门大力关上。

 

他以为在发噩梦!

 

不是发噩梦,怎么会天刚亮就有两只魔鬼站在自己家门口,对着自己张口而笑?

 

每次想起林夕开门望出来的那个表情,都笑爆肚。

 

他能容忍倪黄两哗鬼多年,与他的量度有关。

 

他个子小,但气量大。不过,他做人有原则,所以有时,我们的行为,很惹他生气。

 

气,他是气的!但气过了,就不记心上,是很包容的一位好好先生。但好好先生,还是有时要生气的。

 

不过林夕连生气,都生得斯文!

 

真的「文质彬彬」,没话说。

 

林夕本名梁伟民,(他是我认识的第N位梁伟民),他大概觉得做国家栋梁,伟大的人民,太沉重了。于是就把喜欢的「林夕」(即「梦」字),一分为二,变成林夕,用来做笔名。

 

他是词文双枪将,毕业后就在「港大」当了三年导师,教翻译。

 

这位仁弟,耳朵对语言和声韵很敏感,是个懂音乐的词人。

 

此地罕见才俊品种

 

 

至于对爱情敏感,那不用我说,唱过林夕的歌词的,都知道。

 

林夕很勤力,极忠于工作。写起词来,字字句句推敲,有种不容易见到的专业QC!而且做起行政,事事跟得足,是个勤奋得无以复加的商管人。

 

他和罗大佑,配合得极合拍,写下好作品无数。而「音乐工厂」,也管理得瓣瓣掂,艺术创作和行政管理二难并列于一身,真是个此地罕见的才俊品种。

 

林老夕最近有点累,很想休息几个月。

 

我最赞成人家放假。放假是现代大城市人必须的充电减压换气行为。

 

有假能放便需放!

 

「九月底吧!放几个月假,抖抖!抖抖!」那天林夕说。我马上赞成附和鼓励。

 

倪震早已跑掉,放假去了。林府早上哗鬼出现的噩梦不再。黄沾独行的时候,良心比较多一点。何况双鬼拍门才真够恐怖!单鬼,可以一声喝退。

 

「喂!不如找倪B去!」我如此提议。

 

「咦!可以谂谂!」林夕让我惹起兴趣来。

 

到时,不知远方那一位友人,会有三鬼拍门的噩梦?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