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关于《爱莲说》  

2011-09-10 14: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爱莲说》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爱莲说》是前几年闲的时候写的一个小长篇,开始写了两万字,后来变成四万字,

它并不好,但我很珍惜它,因为它费了心雪,如果要费这样的心雪,一部长篇我都写出来了,

但用了这么多心雪,却只是一个小中篇,而且所得不多,如果不是喜欢,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

 

那时的我,只想写点千字的小东西,一千字写一个人的命运,

将来打算出一本小书,讲的是人的命运,十八个男的十八个女的,

这几年太忙,就搁下了。毕飞宇说写小说要心静,我的心不静,所以写不出来了。

写《爱莲说》已经是2008的事,女主角叫刘爱莲,是个很浪荡的女人,

用爱莲说做名字,有反讽的意思在,实际上写的是一个花鼓戏花旦一生的命运,

有真实的影子,但大部分是编的,一个脑子不是那么灵光但又长得漂亮总是缺乏安全的感的女人在这个社会生活的状况,正如小说月报主编邓芳说的,这个女人是什么样子无紧要,

最重要的是反映了她身边的男人的面目。反映了一个社会的真实面目,

比如:同样的是偷人,一个偷到厂长得到实利的女人会得到大家的敬重,一个为偷而偷的女人得到大家的唾弃,比如:人们对偷情事件的不能容忍,甚至愤怒过女人的老公,这是一种怎么样扭典的心态;

再比如,一个女人为什么会不断地沉醉于借助于性去找爱的悲凉……

      实际上,这些是我在写完之后才发现的,我想这还是一部很女性主义的小说,它写的是一个畸形的女人,可是它反映的是一个畸形的社会,它反映的是一种千百年流传下的畸形荒谬的男女观——我很能理解它为什么不能在我喜欢的几个纯文学杂志上出版,有的是过了一审二审,却止于终审,大约因为执行终审的,对稿有决定权的,多半是男人。    

 

     可是,不要紧,时代在进步,我的责编叫唐嵩,就是个男人,两年前他打电话给我说这稿子挺好,我当时在雷州,兴奋之情无以言表,感谢连老师,感谢英子,如果没有你们,这稿子不会到小说月报,有趣的是,最后通过这稿子的是女人,叫邓芳,是小说月报的副主编,她和我通了电话,我接到电话就觉得隐隐有希望,因为她是女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部小说对我来说意义很重要,因为它是认真写的向文学靠扰的一种努力,纯文学杂志稿费低,一千字八十算是好的,现在猪肉涨到三十元的时代,专栏最低也是千字五百,在这种价格差距之下,我估计,将来真的很难再写中篇了,可谓人生的一个纪念。

 

    另一个感慨,是对于纯文学圈的,纯文学圈子的水很深,我是个圈外人,因为我写专栏,跟我熟的都是报社的编辑,我写的小说,靠的是我那些牛B的网友,我的第一部长篇就是喜欢这部小说的网友给推荐到新星出版社的,纯文学圈的那些奥妙,我听说过,但是也能理解,我自己做一本杂志的审稿人,也知道要在浩如烟海的稿子里发现新人是多么困难和需要毅力的事——我只是没想到它一等就等了两三年,这其中,还托人打了招呼,没有别的意思,因为稿子已经过了,排着准备上,就是希望排期的时候排快一点,听说有的小说杂志留了一年的稿子没有上,然后我想到我都算有点熟人还能讲得上话,但一般的年轻的孩子,哪里沾得到边,当然,是金子都会闪光,只是如果在这种古老的法则之下,金子被发现得太晚也是一件撼事,所以大多数的金子,都转向了网络——在这个古老的圈子里,有一些古老的法则,只是这个古老的圈子和古老的法则在网络世代里,惭惭萎缩,可是它依然还在固若金汤的在,你要进入它,你就得把那些法则深深值入脑中。

     我们的上一代,文学可以改变命运,我们的下一代,文学是神马玩意儿,我们不幸,生活在这个夹缝当中,我们既不能无所敬畏,但我们又不可能像上一代人那么敬若神明——好吧,那就这么着吧!

    爱文学,怀里始终揣着一个梦想,却也并不会把它当成全部,

    偶尔拿出来看看,算是这个浮华时代里给自己私自留下的一点水晶。

 

 

 

 


 

爱莲说

黄佟佟

 

     第一章

 

 

     刘爱莲喜欢莲花。

    用的手巾穿的衣服睡的枕头上都是莲花,哪怕沙发上搭的纱巾也是勾的莲花的样子,她说她县城老屋边就是一池莲花,她说莲花就是洋气就是姿势就是干净,她一辈子就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可是纺织厂的人都不买她这个帐,他们说她是戏子,是破鞋,是狗螺子花——张脚就来。

     我呸!刘爱莲只能对着地下吐口痰,什么戏子,我是戏曲演员。

     事实上,刘爱莲真是科班出生的戏曲演员,入的是正经花鼓戏团的编制,夏练酷暑,冬练三九,虽然到离开时她还只是县城花鼓戏团最不起眼的一名戏曲演员。她的角色是小姐的丫鬟、公子的书童、还有穆桂英挂帅时在后面摇旗子的亲兵,手里哗啦啦不停地转着旗子,嘴里也忽啦啦地喊着口号,演一场下来,也累个半死。

     下了场还不能闲着,得搬箱子干零活,还要眉高眼低伺候团里的角儿,刘爱莲人勤快,剧团分给她的宿舍虽然小,但数她收拾得最干净,况且她也着实愿意跟在角儿后面学学东西,有一次市里面最出名的胡凤英到她们剧团来担角,演《刘海砍樵》,把刘爱莲看得如醉如痴,下了戏就好心好意在一边给胡凤英递递翠面,胡凤英接翠面时正好一抬头瞧见了她,就眼睛一亮,转头就和刘团长说,哟,你们县剧团还有这么漂亮的妹子啊。

     胡凤英要团里面培养她,后来团里果然培养过她一段时间,有一次她还上场唱过《采茶调》,她是第一个出场的,一亮相就是满堂彩。她身段好,腰细细,脚步也伶俐,一张正正经经细细考考的瓜子脸,一只悬胆鼻,斜飞入鬓的丹凤眼,不用上头那黑眼珠就滴溜溜乱转,“正月采茶是新年,姐妹双双进茶哟园。十指尖尖把茶采,采起细茶转家哟园,把是把茶采也呃,转是转家园,采茶辛苦吃也吃茶甜……”第一段唱对了,第二段也没错,第三段对了大部分,从第四段开始就不太记得词了,只张口不出声,台下的观众眼尖,喝倒彩,刘团长叹了一口气,爱莲啊爱莲,你真是浪费了那一口亮堂堂的好嗓子。

     刘爱莲天生是唱戏的料,身段好,嗓子好,她什么都好,惟一的缺点是脑子不好。

     她记不住词,这也不能怪她,她两岁上就死了娘,读书才读到一年级,认不得字,怎么能记得住词呢?要是背得书,她何至于八岁就进科班学艺呢?在科班她受了多少苦啊,光是下腰就挨了师傅几年打,师傅打了她她也不生气,在家里她爹也打她,爹打她是喝了酒乱打,但师傅打她是为她好,到老了,她还是一条拉活的水蛇腰,不知迷死过多少男人,男人们聚在一起时,就会说刘爱莲那条腰啊,啧啧啧啧……一般就算很好的东西男人们都只啧三下,但刘爱莲的腰,他们要啧四下,可见不是一般的好。

……

共十四章,载于小说月报原创版2011年第五期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