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转载]比施暴更可怕的是施暴的逻辑——李阳事件续读  

2011-09-29 11: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慢慢虐待搞死一个人原来只要坐六年牢,真好啊,李阳生对国家了……

 

对于依靠人气来维系事业,并已经从中获益的人来说,任何可以获得关注点的事情,无论是好事和坏事都不应该被放过。

李阳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因为家暴问题,李阳已经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丑闻刚刚过去半月有余,在《南都周刊》记者的眼中,谈起这件事情他已经“故事说得很熟练,面色和语态也轻松起来,像是在分享一部昨天睡前看的美剧。”

他当然有资格感到轻松。一个被追随者誉为“神”的励志型教育工作者,被发现有家暴的阴暗面,本应该对事业造成重创,但李阳本人却意外的发现,当9月6日,家暴事件正处风口浪尖上的时候,他在上海给一班妈妈做家庭教育讲座,本来设想现场可能会有妈妈打出抗议横幅来,结果三天过去,课堂平静如昔。他主动提起这件事,有妈妈说,“你老婆也太不像话了”。

“最后竟得出这个结论,中国人还是给面子。”李阳说。

与李阳一起创办“疯狂英语”品牌的前“疯狂英语”总校校长欧阳维在李阳的外籍妻子Kim曝光家暴之后,曾意图前去探望,遭到Kim拒绝,理由是欧阳也曾有家暴史,而且是在妻子怀孕的时候。

而时候欧阳维为李阳辩护说:“李阳打老婆可能是无意的,但你知道他不对你还骂他,你伤害李阳就是有意的,其实你比李阳更坏。下一个打老婆的人就是从骂李阳的人中诞生的。”

这话连李阳都有些听不下去,笑着说:“这只是一种解释方法,他们肯定不认同。”

《南都周刊》的记者在采访中同时问几个学员,家暴事件之后怎么评价李阳老师。回答很统一也很熟悉:一个伟大的神。

这些看法和李阳对自己的认识如出一辙。当被记者问到:撇开这次家暴事件不谈,他觉得自己有没有人格缺陷?李阳笑着说:“我修养还不够,对持续激怒自己的人,没有做到无限的容忍。基督教说“爱是恒久忍耐”,我觉得这是全世界最经典的一句话。”

他承认自己接受家暴的全部责任是一种高姿态,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一半一半”。“如果从中国角度出发,那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双方都有暴力倾向。但我承认错误的时候没说这个,其实我不动她也会动,只是女人(暴力)的形式不一样,她是砸东西。”

李阳还认为Kim是自寻烦恼,缺乏智慧,跳不出自己的圈子,情商有严重问题。他说:“我能在冲突之后把电视节目拍完,把课全上完,这是情商高的体现。”

看看,他最大的反思不过是想告诉大家,他只是忍的不够而已,而对方的行为才是导致了自己被打的内在因素。外界反应出乎意料的宽容,让他可以继续在“神”的境界端坐。神当然也有可能犯错,而且因为犯了错,愈加显得自己有血有肉、贴近群众、可亲可敬。

与一如既往的喜欢将谈话的核心引到自己身上一致的是,李阳对自己正深陷的丑闻,也有着出人意料的攀谈热情。他好几次逮住周围的人问:“你结婚了吗?你跟你太太没问题吧?你有没有打过她?有没有差点控制不住的时刻?”

一对夫妻宽慰他说:“人有压力,可能就在家发泄出来了,人没有万能的。”“嚯,人没有万能的。”李阳笑着品味这句话,转头对记者说:“你看,我的舆论环境特别好。”

比施暴更可怕的是施暴的逻辑。打你是有理由的,可能是你脾气不好,或者你不会做家务,你对老公不体贴,你是非处,你出轨,所以你就应该被打。即使男人打了你,你先要自我反思,否则有可能下次还要挨打。

这是一个荒谬透顶的逻辑。暴力是人与人之间最原始也最粗暴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暴力的源头常常不在于对方怎么做,也不直接和矛盾的性质有关,而是和当事人对暴力的理解和认知有关。小混混因为与行人擦肩而过的碰撞就会大打出手,那是因为这就是他们的世界唯一解决问题的方式。而有的人却可以在更大的伤害面前保持克制合理性,这是自我修养和人格完善的光辉。

法律对于家暴缺乏制约,对遭受家暴的妇女缺乏必要的保护措施的现实,让整个社会对于家暴保持了过度的宽容和游离暧昧的态度。无论是欧阳维为李阳做出的辩护,还是那些依然喜欢当“神”来仰视李阳的学员,大家似乎都认为家暴是个人小节问题,不仅无损大德,而且是瑕不掩瑜,遮盖不了李阳成功的光芒。

此种毫无底线的,甚至是蔑视法律的态度,才是家暴频频滋生的根源。有时候婚姻并不能够成为女性情感和精神栖息的港湾,相反,会让女性处于极端危险和孤单的境地。

结婚仅仅一年,26岁的北京女子董珊珊经历了丈夫王光宇的多次殴打,并被非法监禁,最后虐待致死。最终,王光宇被市二中院终审以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半,未认同受害者家属提出的故意伤害罪。经过被法律专业人士扫盲可以得知,原来虐待罪最高刑期是7年,法院很人性化的给没有按照上限执行,大概是因为打了一个月才打死,在力量和速度上有欠缺。

有人说董珊珊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但据董珊珊的母亲说,女儿遭受家庭暴力的过程中,他们曾8次报警,警方都以找不到地址、家务事不好处理等方式拒绝采取措施,最终董珊珊仍未躲过一劫。法律这一利器对于董珊珊就像一个画中的大饼,看得到,只是救不了命。

还有人说与其被打死,还不如索性先下手为强灭了他。有些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就这么干了,央视曾经做了一期《新闻调查》,专访河北石家庄监狱女子监区,十几个因为将长期施行家庭暴力的丈夫杀死而被判重刑入狱,刑期分别是无期、死缓、有期徒刑,刑期最短的也被判了12年,基本都是以故意杀人罪获刑。看明白了吧,男人慢慢的将女人折磨致死那是虐待,而女人没有这个体力优势,只有借助工具或者他人的帮助才能置人于死地,就很容易被视为故意杀人罪。

每次看到这种新闻,就感觉到我们好像生活在一个错位的时代,一面是光鲜的现代社会中的文明进步,男女平等,一面却是黑暗的角落中斑驳的污渍和丑陋,男性对于女性的肆虐和轻视。

李阳说自己虽然已经写了再不动手的保证书,但不知道有没有信心做到。

采访中Kim给李阳发来一条短信:“你不问我头怎么样了,你就想问我电视台采访怎么样,你的行为已经把我对你剩下的一点点爱全都抹掉了。”李阳说:“这就是她一贯风格,多挑衅,幸好没在一起。”

如不出例外,李阳肯定还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对妻子动手,因为反思的不够彻底,正视内心的丑陋不够深刻,接受治疗的决心不够大,当然不会真正的改变自己心理上存在的陋病。更何况,还有周围这些施暴有理、动手无罪的逻辑为他提供着强大的心理支撑。

下一个李阳也一定会出现。

 

PS:文章中的访谈摘自《南都周刊》对李阳的访问。

 

 

 

 

 

  评论这张
 
阅读(8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