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河北青年报的采访:读书人  

2012-01-10 13: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赵丽肖

 

 

●喜欢读女性化的内容

    从高中时期开始,黄佟佟的阅读基调逐渐开始奠定。“阅读当然能帮助人思维,也能让人看世界的眼光更加犀利,那时候,我寝室的同学绍我看池莉、方方、严歌苓、刘索拉,八五年的北京文学,在图书馆借,然后看,非常喜欢。”

    “《绿雪》和《一个女兵的悄悄话》是严歌苓比较早期的作品,她那种女人的细腻心思对我影响很大。《一个女兵的悄悄话》写的是少女情怀,一个很神经质、很纤细的女孩,她那种无望的、忐忑不安的、迂回婉转的暗恋心态,很适合当时的我。”

     给高中生黄佟佟“惊为天人”之感的作家,也并非都是女性,胡兰成和钱锺书也在其中——他二人的作品也依然是细腻柔软型的。“我妈买了一本书叫《中外作家情爱史》,里面有一篇胡兰成写张爱玲的,就是《今生今世》里那篇《民国女子》。我也是从那时知道了张爱玲。胡兰成写他跟爱玲见面的时候那种惊艳,‘她的亦不是生命力强,亦不是魅惑力,但我觉得面前都是她的人。’读过之后你完全没有想到一个人会用词用得那么好,把气氛描述得那么逼真。”

      黄佟佟的阅读味道就这样奠定了,她总结说自己喜欢“很女性化的内容,细致、真实、残酷”。

 

●张爱玲对她影响至深

    上了大学,黄佟佟终于跟张爱玲“相遇”。“这个女人看问题真的太透彻了。她有一篇小说叫《封锁》,里面是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见面的种种心理剖析,最后封锁结束,人们作鸟兽散,他们从一种能够碰出火花的暧昧变成形同陌路。”

     大学时代,黄佟佟把所有能搜集到的张爱玲的作品都读了。张爱玲的散文,还有当时流行的第一代专栏女作家,比如黄爱东西,黄茵,素素,石娃........让黄佟佟对写专栏产生了兴趣,而张爱玲对她影响最多的,恐怕还是人生观。

    “张爱玲给我的影响是彻底地对人生的悲观,人生的底子是悲凉的,但是有一些小的切实的小欢乐是可以把握的。《天才梦》里有一段话,对我影响太深了,"生活的艺术,有一部分我不是不能领略。我懂得怎么看“七月巧云”,听苏格兰兵吹bagpipe,享受微风中的藤椅,吃盐水花生,欣赏雨夜的霓虹灯,从双层公共汽车上伸出手摘树巅的绿叶。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饱,爬满了蚤子。”

      到底有多热爱张爱玲?

     黄佟佟说爱到因为太熟太深刻,可以玩一种MIX游戏,朋友之间有时会且部用张爱玲的词句来写一段完全不是张爱玲的话,这种感觉很有意思.

 

●对细微处的人性感兴趣

       在黄佟佟的床头,整整齐齐摆着三四排半米高的书,从最俗的香港八卦杂志,到《红楼梦》这样的古典名著,只要好读她都爱读,但她承认口味一直偏“软”。

      “我不喜欢太‘硬’的东西,政治方面的就很少去涉及,我兴趣比较单一,喜欢幽默的,有点小聪明劲儿的,轻松的,不想读很大的东西,对细微处的人性感兴趣,对人性变化感兴趣。”

     “比方说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首先它是类型小说,然后你看多了之后会发现它有一个固定套路,但是你仍然会觉得很好看。她常常会借书里人的嘴来探讨生活,探讨生命有无意义。比如<复仇女神>里马普尔小姐破案时,有个女主角会引用TS艾略特说:蔷薇与水松的生命一样持久。。。。。。

      昨天又去看亦舒的《喜宝》,虽然是非常肤浅的流行小说,里面也在探讨生命有无意义,里面讲到某个名人有一句话说‘生命是一种幻觉’。你看到这儿会觉得心头一震,流行小说,它不是非常肤浅的东西,它也不是无聊的女人写出来的东西,亦舒是很有才华的,她读很多书,我个人的感觉是,当一个人有高深的才能,但是去做一些大家认为的非常低的事,他会做得很漂亮,这也很好。”

 

●读书有一些相信缘分

     黄佟佟自认为并不是一个记性好的人,但在她很多的专栏文章里,能看到不少引用自某本书里的句子。黄佟佟透露了她的诀窍:“我读书有一些相信缘分,读的任何一本书都有可能出现在正在进行的小说和专栏里。比方说昨天看到‘生命是一种幻觉’,今天可能写什么专栏就会用到这一句。”

     这样的例子似乎很多,“5月份我去采访张柏芝,采访前一晚上在旅馆里看一本村上春树的书看到了那句话,阳光千里迢迢地来到这个星球,用那力量的一端为了烘暖眼睑,想到这里我被不可思议的感动所打动。宇宙的真理连一个我的眼睑都没有疏忽。’心头一震,就抄在本子上。

     采访张柏芝正处于离婚边缘,但是又不能说。我就觉得当时的情形很诡异,写稿的时候写到最后,就把这一话用了进去,这句的好处就在于好像什么都没说,但又什么都说了。‘她在想什么,可能没有一个会知道,我想到的是村上春树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的一句话:阳光千里迢迢地来到这个星球,用那力量的一端为了烘暖眼睑,想到这里我被不可思议的感动所打动。宇宙的真理连一个我的眼睑都没有疏忽。’

      “我觉得很多情形是很凑巧的,是完全不可玉知的,对我来说这里面常常有一种不可知的缘分,当一本书进入你的生活,当书里的文字进入你的脑内再和你的文字交缠在一起时,完全不可知的偶然与必然就发生了作用,就这样出现了一些你也没想到会写出来的东西,这就是我的人生最有趣的某些时候。”

 

■文/本报记者赵丽肖

  评论这张
 
阅读(6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