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转载]警惕这样的说法——你绝对坏(关于白静案)  

2012-03-09 13: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一个人所看到的世界中,你可以看出他的内心。

 

    写此文,本意是想谈谈白静被杀案,但先绕个远吧。
    大学时,读塞林格的《麦田的守望者》,觉得这真是一部好小说。小说以青少年主人公霍尔顿的口吻,淋漓尽致地刻画了令人失望的人性。
    不过,假若仅是这样写,这最多只不过是一部二流小说,它之所以能被列入最佳小说之列,关键是,霍尔顿明白,自己也不怎么样,恶也在他身上。
    网络小说盛行时,粗粗读过不少网络爱情小说,其中许多部小说都如此描绘: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是最单纯善良美好且又帅又靓的,其他卷入与他们感情漩涡的人,多是垂涎他们的美色与性感,不是好东西。
    一旦我嗅到这种苗头,这部小说我立即会弃之不顾。
    这样写的人,是得了自恋之病。

 

    惭愧的是,尽管本科就在北大读心理学,而且大二就立志做心理医生,但对自恋的微妙的心理机制,领会不深。
    孔子说,人有三种,生而知之,学而知之,困而学之。我绝非生而知之,连学而知之都不是,譬如读再多心理学名著,但假若没有我自己的生命体验做支撑,对心理学名著的深刻之处就总是领会不了。

    尽管本能上排斥网络爱情小说所散发着的自恋气息,但对自恋第一次有蚀骨的理解,是初认识的一位朋友对我说,他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纯良友善的人,但别人和外面的世界却非如此,所以他谁都不信任。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即对几个心理学术语——自恋、分裂、投射、偏执与否认——有了深刻理解。
    自己是最纯良友善的,这是自恋。
    外面的世界与一切“谁谁”,是邪恶的。这是分裂。
    自己以纯良友善自居,而将外面的世界视为邪恶,这是投射,因这是将自己内心黑暗的部分投射到外部世界的结果。
    认为一个人好时,就看不到他坏的地方;认为一个人坏时,就看不到他好的地方;尤其是,对自己身上的恶视而不见。这些是否认。
    绝对不承认自己的恶,绝对看不到对方的善,这是偏执。

 

    回到白静与周成海、周岩与陶汝坤的事情上。
    周成海杀了白静,陶汝坤对周岩毁容,毫无疑问,这是大恶。
    陶家尚可,虽然是过了多个月,陶父在微博上的道歉还是蛮有诚意。但陶汝坤的一个兄弟则在网上说,周岩水性杨花,活该。
    这个男孩或男人如是说,就是将自己代入了陶汝坤的角色,认为女人不跟自己,就是大恶,就该被残酷对待。并且,因为她错在先,所以自己怎么做都不为过。
    看不到自己的错,所以只看到了对方的错。
    看不到自己的恶,所以只看到了对方的恶。
    自恋、分裂、偏执与否认,在这个男孩或男人的网络言论中,都可以看到。

    周岩毁容案,它十足可怕,陶汝坤通过这一行为显示,他想构建的世界是:
    你是我的,如果你想离开我,我就毁了你!
    陶汝坤传出来的信息清清楚楚,而且周岩也没什么错,所以网络舆论一边倒地倾向了周岩一方。

 

    白静的事情就有些复杂。
    事情刚发当天,就有“巨春雷”和“小妖精蕊蕊”在新浪微博上分别发出一致的信息:
    1)白静是小三上位;
    2)白静又找小三;
    3)白静伙同小三骗周成海2000万,后修改为960万加一辆奥迪A8;
    4)白静伙同小三找算命先生,设置陷阱,让周成海召妓,并拍下录像陷害周;
    5)白静去医院里大闹,气死周成海的母亲;
    ……
    除了这两个信息源外,媒体都没找到其他重要的信息源,白家(即白母)一直沉默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
    根据周家提供的声音,白静就一个恶魔,披着美女外壳的恶魔,虽然周成海杀了他,实属情有可原。
    但这样一个“恶魔”,巨春雷转述周成海哥哥的话说,周成海很爱她,希望合葬,以遂弟弟心愿。
    这一个说法有许多矛盾之处:
    1)白静如此恶魔,周成海还爱她;
    2)周成海爱她,但杀了她;
    3)周家尽管对白静很不屑,但赞同合葬;
    在我看来,这个说法中还有一个显然的问题,即没能设身处地地为白母考虑。如果能考虑到白母的感受,周家很难会提出合葬的说法。
    从这一点来看,周家人或许有一个特点——不能理解别人,也难以看到别人的真实存在。

 

    周家将白静描绘得如此十恶不赦,我反而对周家的说法充满了怀疑。我觉得周家提供的诸多说法中,只有这一个是值得信任的——周成海很爱白静。
    通过周家将白静描绘得如此十恶不赦,我们可以反过来,站到周家的背后看,也许会明白他们是在构建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同样的,通过白静的说法,我们可以看到白静的内心。在离婚诉讼状中,白静的说法是:
    1)周成海向她隐瞒了年龄;
    2)周成海向她隐瞒了有婚姻和孩子;
    3)周成海在外面有女人;
    4)周成海有家暴;
    5)她只提出对一栋房子的要求,没有其他财产要求。
    这些说法虽然也将周成海描绘成一个不好的人,但并非一个恶魔。也就是说,在白静的眼里,周成海是一个人。而在周成海或周家眼里,白静是一个恶魔。

    巨春雷也调整了自己的说法,说周成海其实没什么财产了,周成海的十多亿财产只是传说,他被白静伙同小三骗走960加奥迪A8后,就只剩下两栋房产和一些股票之类的财产。
    如果此说法为真,那么之前的一个说法——周成海投资2000多万为白静量身打造《血色湘西》就很不靠谱了。

 

    我不想纠缠这些事实,我还是关注这一点:从一个人如何看另一个人,你既可能看到另一个人的存在,但更可能看到的,是描绘者的存在。


    白静的同学还提供了一个消息,我觉得可靠性很大。这个消息是,周成海查白静查得很严,白静上飞机下飞机都要先给丈夫一个电话。
    这个细节没有妖魔化的味道,只是在描述一个看似简单的事实,但这个事实显示,周成海对白静很控制,这种控制或源自严重的分离焦虑,而控制+严重的分离焦虑,常意味着家暴。家暴到了顶峰,就是杀戮。
    详细解释即,周成海爱白静,白静与他的分离会让他痛苦,他不能自己处理痛苦,于是通过控制白静来处理自己的痛苦。这意味着他会有一个归因:我的幸福是她造成,我的痛苦也是她造成。
    当痛苦到极点时,或许会想,白静要为他妈妈的离世负责,白静要为他即将失去白静的痛苦负责……所以她该死。

    我们基本一致地认同了周家投射过来的信息,我们的确认为白静是恶魔,我们的确认为白静该死。
    甚至,我们会同情周成海,却忘了杀人的是他。

 

    最后想说说白母,她到现在都没出来为女儿做任何辩护,原因或许很简单,她还沉浸在失去女儿的痛苦里,立即为女儿洗白,不是她第一关注的重点。
    在这样的事情中,悲伤与震惊永远是第一位的,愤怒其次,澄清更其次,而周家如此迅速地在第一天就传出诸多消息,将白静描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我觉得这事有些可疑。

    总之,我想说,任何时候我们都需要警惕一种叙述:我是最纯良友善的全然好,对方是十恶不赦的绝对坏。
    如果你很容易被这种说法所击中,我觉得你需要反思。

  评论这张
 
阅读(12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