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赵赵:我以后就写小说和电影,  

2012-08-03 09: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赵:我以后就写小说和电影,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一、

    圆脸,圆眼,圆鼻,圆下巴,圆嘴唇,眉心正中还有一颗圆痣,这就是赵赵。

   《红楼梦》里夸女孩儿漂亮就夸人长得跟画儿似的,用这一句来夸赵赵是一点也不过份,她长得跟画儿一模一样,只不过,是年画,零PS可直接骑个鲤鱼当招财童子,跟她笔下真情毕露快意恩仇的文字相应成趣。

       赵赵,原名赵云毅,居住在北京石景山区,她刚出道的时候做过秘书、文案、企宣,抽冷子还给陈明、杨钰莹、屠洪纲、毛宁、甄真、BOB写过歌词,因为写的文案特别漂亮被南方名编黄爱东西看中,开始写起了专栏,九十年代末曾是名噪一时的专栏写手,从南写到北,从东写到西,二十多家报纸,同时还兼任着三家广州时尚杂志的北京记者站工作,开着一辆都市贝贝在北京城里横冲直撞,当时的盛况是,你翻开任何一本杂志都能看到她的名字,“有时一个月能挣小三万”。

       出过好几本以“花”为名的书,拥有一堆死忠粉丝,还有一股专栏现金流,小日子过得滋润无比,但2003年的时候她突然宣布不写专栏了,因为“写专栏就是把生活一段一段地卖了”,因为她干什么事儿容易腻味,因为王朔和刘震云那时来找她弄《动什么别动感情》的剧本,她之前什么都没写过,结构节奏什么都不懂,“拼的是台词”,但大腕恰恰也看中的就是她语不惊人死不休北京腔调,江湖又多一外号,“女王朔”,后来《穿动物园的女编辑》小说出来又多了个外号“女老舍”,把她臊得不行。

   当年她和六六、陈彤一样被目为女编剧新生代的潜力股,但六六阔了,陈彤火了,她还在不急不淡地过她的小日子,是的,这一帮人里,她最懒,“写一剧本够我好几年生活的,主要我生活水平也不高。”七八年间,她只写了四个剧本,在写完一个以时尚编辑为主的剧本《穿动物园的女编辑》之后,她又宣布,结束了手头那个想写的本子,就不写剧本了,“主要身体吃不消。”

 

     二、

        从前的赵赵,号称“毒蛇中的战斗蛇”,路见不平,嘴下飞刀,什么都能忍,嘴上不能忍,现在的赵赵,有了点成熟隐忍的意思,从《穿动物园的女编辑》开拍开始,她就经常在微博上没头没脑地吐噜两句,不明就里的人根本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其实归根就里就是对电视剧成品相当失望,“我只看了四集就没看了。”有人说时尚剧不时尚,有人说剧情不跌荡,如果按她以往的作派,早就掀起连场骂战,但现在的她,也终于算是领教了江湖里错综复杂的关系,有时,做完了采访想一想,还得私信叮嘱一下记者有些话不能说,在微博上她对自己有个高度概括 “现在我除了骂自己还敢骂谁” 。电视剧频道播出非议不少,但在网上播出收视率是第一,这其中的曲折也不便于外人说,关于这件事,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要是唐大年拍就好了。

        唐大年是她丈夫,也是个导演,浑不吝的赵赵在网上提到老公时永远会尊称三个字“我丈夫”,情海翻波这些年,终于落听在“我丈夫”三个字上,除了电视剧没拍好,赵赵对她的生活还是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我们两是在酒吧认识的,所以我说我不爱出门他就笑话我,但是后来他发现我真是不爱出门,我觉得没有什么事不能在家里做的,不能在网上做的。一个人之所以出去混是因为要落听,还要寻找各种可能性。”

        做为一个特别扭结的AB型,赵赵是个内向的姑娘,早年在唱片公司要和歌手打交道打电话之前要喝几杯酒才有胆子。“现在还是认生,见生人就很别扭。”,她最出名的段子是聊天的时候走神,会自己轻轻哼起歌来,“我现在觉得越来越不愿意出去,以前就是出去吃什么都无所谓,现在年纪大了,不喜欢太吵,对环境有了一点要求。可能我有点社交障碍,见生人就紧张,唐大年这半个月还在说我,他跟一个朋友见面,出来以后就说你看你又说错话了,我说我说了什么?他说一般人第一次见生人都是顺着别人说话的,你不是,你就完全是按着自己的看法说,你这样的话,就会让人觉得你很凶,我说你还让不让我出门了。”

     很多年前,年轻的张爱玲苦恼地写道:“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而电视里智慧的 “谢耳朵”也说:“我喜欢一切杜绝与人接触的东西。”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赵赵非常快乐,“日复一日,白天上网看八卦聊八卦,对着电脑各种表情丰富。晚上睡觉前不是躺床上玩单调的“祖玛”游戏,就是躺床上看书,最后筋疲力尽歪倒在枕头边。(唐大年语)”,她是正宗的淘宝达人,在网上买一切能买的东西,包括车, “写剧本的时候开着淘宝,越干活的时候越想舒服点,不然就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

       至于将来“我不是说我有那么多想买的,有那么多欲望要去满足,再有钱的话,你最后不还是睡那么一小块吗?其实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挺好的,就是已经很安慰,算是很中产吧,自由,不用担心被退搞,不要看人脸色。我真的没有理由勉强去干一些自己干起来会经常生气的事,犯不上。”

    

    

    

  

  对话

 

时尚业本来就是一个虚荣的行业

 

     时代周报:怎么想到写时尚女编辑的?

     赵赵:我在北京台有个朋友是小时候就认识的,以前绝望的主妇特别时髦的时候找过我要写写个希望的主妇,我说我干不了,然后有一次就碰上她说观众层次有点太老了,想弄一个时尚一点的剧,我周围不是一堆时尚女编辑,富二代什么的,平时跟我聊得特别逗,然后我说这个我可以写。

  时代周报:据我所知,其实你自己是当过女性杂志的编辑的,你觉得时尚编辑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是不是真的是拿着8000块钱的工资想象自己过着上流社会的生活?

  赵赵:说实话,我不太去想这些,都是人,都在干活,谁不想自己做的事情创造出更大的价值,只是时尚编辑我觉得他们接触的人特别奇怪。

  时代周报:奇怪在哪儿。

  赵赵: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一个虚荣的行业,见到的都得是最新最红最时髦的东西,如果你不红就没人理你,你很自然就会成为一个很在意那些东西的人,所以就会有很多矛盾,很多可笑的事,不是别的行业那么容易解决掉,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可能让你比较迅速的成长。

  时代周报:时尚编辑的生活是挺错位的,很多人会在强大的压力面前变成兑变成另外一个人。

  赵赵:没办法,这是一个强大的社会。

  时代周报:平时你喜欢买名牌包包吗?

       赵赵:人跟人的差别就是在控制力上面吧。我觉得我在可控上面还可以,名牌包包我觉得买一两个经典的就够了吧,我不太出门,有一两件可以出门穿就够了。

    

     我就一编剧,剩下的完全跟我没有关系

 

  时代周报:你写了剧本然后先出了《穿动物园的女编辑》这本书,电视剧是著名的滕华涛导的,是你自己选的,还是北京台选的?

  赵赵:我在这个圈里面就是一个编剧,剩下的完全跟我没有关系。

  时代周报:你有负责推荐演员什么的么?

  赵赵:我没有负责,推荐的人不理我,因为每个导演其实有用自己的人,有自己的班底。当时跟导演聊的时候,他问过我,就是你觉得谁谁谁合适,我说了他就用了两个,演葛一青的李媛,因为我写的时候就是照着她写的,还有电视剧里那个戴卫,除了他没有别人演,油滑的外国人,北京话又说得特别好,气质又可以。

  时代周报:从书的读者来看电视剧,《时尚女编辑》电视剧好像没有按照剧本拍,有点支离破碎,摄影和服装也不太好。

  赵赵:我看了一眼,当时就转到了别的台。我妈看完也打电话追问我这是电视剧么?不看别的,至少画面也要很漂亮,黑黑的算什么情况。改得一塌糊涂,后来剪接也是乱的,首先逻辑不通,其次有很多点就没有了,剪的完全没有了。就有些情节完全不见了,比说很多观众说女主人公挣那么少,怎么还用苹果电脑,然后说编剧是傻B,我能比你傻啊,我在剧本里写了是她前男友送的!反正没法弄,我也有责任,为什么我没有坚持不让他们用别的导演,我为什么没有坚持说,让他们用唐大年来导,我觉得这是我的错。

  时代周报:你的长处在对话和细节,这个剧挺可惜的。

  赵赵:对,一个剧要好看,首先你演员要选对,其次你导演要有控制,我看了几集能得出结论,导演在现场根本就不敢说演员,就任着演员胡演,就北京那个刷夜,他说成涮夜,我说这里是一个多么不团结的剧组,我不相信现场没有一个人能听得出来,没有一个人指出来,你说这剧组什么情况,我都不敢想。

  

  

  你要捏起一半智商来写电视剧

  

  时代周报:听说这是你最后一个剧本了,是么?

  赵赵:不是,我没这么说,我是准备退休,只是从电视剧退休,因为我手头还有一个剧本是我自己真正想写的,把这个写完就不再写下去了,觉得太累了。

    时代周报:其实你写电视剧真不多。

  赵赵:我写的很少,写得又慢,我写一个戏差不多怎么也要写一两年。

  时代周报:写剧本话,每天是给自己怎么定量的,写多少场戏或者写多少字?

  赵赵:我按字写,电视剧为什么写起来会不舒服呢?因为你要老是想着替别人写,然后还有多少字没有写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真的不喜欢欠别人的那种感觉。而且我觉得电视剧是没有价值观的,因为全部都是废话,我觉得我智商挺高的,干这个有点太委屈了,真的,你要捏起一半智商来写电视剧,就是觉得心里面有点不舒服,而且还要去洒狗血,没有心思去干这些事。

 时代周报:可能广大人民群众还是喜欢看你你死我活,哭哭啼啼的这种戏,像美剧那种一季一季的我们国家好像没有,像《FRIENDS》,里面编剧的智商就很重要。

  赵赵:这是中国电视剧的体制决定的,没办法,不给播这种短剧,你拉不到广告。植入?植入给不了多少钱,你知道吧?这个我太清楚了,不是因为我老是写剧本的,是因为我有朋友是广告公司的,主要的植入来自于地方政府支持,品牌是很小的小头的。

  时代周报:你怎么看影视业?

赵赵:我很不喜欢混这个圈子,这个行业文化是参差不齐的。要不就是挣钱,要不就是出名,那种两样都想要的给自己设计的目标太高了的人就会着急上火,我每次看着他们我就老想着这些人有没有时间看书啊?

  时代周报:你怎么会想这个问题。。

  赵赵:所以我就觉得大家不是一类人。

  时代周报:那文学上对自己还有什么期望吗?

  赵赵:也没有什么期望,也不是说出多大名,挣多少钱,得什么奖,这些我都没有去想,我就是想我今天也快40了,我觉得该写一点自己想写的东西,我觉得40岁已经很大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突然遇到一个什么事就不能写了,到时候就后悔了,因为40的时候,你的体力跟经历肯定就不会很大了,这个时候再不干自己想干的事,年轻的时候,可以说我在积累在挣钱之类的,但是我觉得现在不应该再用自己内心去迁就别人了。

  时代周报:但写电视剧的钱又是所有写字里份额最高的。

赵赵: 真的,写剧本就是看在钱的面子上。但是我觉得真的不行,身体受不了。我以后就写小说和电影,别的都不写了。

  时代周报:现在开始写小说没有?

  赵赵:有,我现在已经写了一个中篇,还是比较严肃的,讲亲情的,大概不到5万字吧。再写来一个中篇,然后就准备出书了。

  

  

  人生的不顺来得越早越好

  

  时代周报:那你自己的生活基本上是怎么样安排的??

  赵赵:早上11点起来,开始上网,然后淘宝。最近没有什么事干,就只是看看,不买。

  时代周报:你不写专栏了真可惜,因为很你的粉丝都特别喜欢看你说话,觉得赵赵说话特损。

  赵赵:哈哈,所以大家都说不跟我一般见识。

  时代周报:你是不是见着不认识的人都不说话,特别凶。

赵赵:那天陈水晶也说我,说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就不喜欢我,好像特别客气,后来才发现原来你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精力特别难集中,有一次唐大年说你知道不知道大家在谈一话题的时候,你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别的话,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他说你真的明显就表现出来对人家的不屑。

  时代周报:可是你也不怕啊,你以前写石康说他喷得你们全部睡着了,以为你们会翻脸,但是你们没有啊,好奇怪啊。

  赵赵:你知道他骂我多凶吗?他私下骂人很难听的。我觉得我公开说的那些话,比他私下说的那些好听多了,所以他也不当回事。

  时代周报:你说你不混圈子,但是我觉得你身边还有一帮朋友的?

  赵赵:说实话,我基本上没有什么朋友,我就是跟什么男的混,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真的,我以前比如说跟开酒吧的那个朋友混的然后就跟他们朋友在一起,我自己其实不是有很多朋友的那种人。小学同学啊,闺蜜大家早就散了吧,偶尔见一见,聊一聊,也不是经常聊,我可能就那么一两个吧,所以就那一两个,实在是形成不了圈子,我指的圈子就是互相帮忙,互相理解,可我们的朋友一见面全是各种挤兑的。

  时代周报:电视剧里也有争议,说你们北京人看北漂是不是仍然觉得他们是来捞钱的?

  赵赵:以我自己的感觉的话,我周围有这样的人看外地人,但是很少,我只能说我认识的这些人,他们没有那么强烈的歧视外地人,因为北京本身也是一个移民城市,我爸妈也是都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小时候,每家人都说着天南地北的方言,而且北京人,我觉得还好啦,所以当然你也可以说是一种优越感,不太替别人考虑。说话的时候没有把你当外人,所以他经常当着你面顺嘴说,并不是真的很恨这些人,讨厌这些人,不然他怎么会当着你的面说这些话呢?他肯定是把你当成他的同类了,就是说话不经过脑子。

  时代周报:你身边的朋友啊爱人啊都信佛了,你有没有信?

  赵赵:我没有,我看过宗萨的一段话,他就说人生的真谛,就像水,宗教就是让你放入颜色里,可能会更能够清楚的看到他,只是一种手段,我就觉得我不要这些手段,我不放到颜色里也能看到人生的真谛所以我觉得我有点什么都不信。

  时代周报:是不是因为你生活太顺了。 

  赵赵:不是,我觉得是因为我的不顺发生得太早了,不是说我太顺了。我真的觉得吧,人要是必须要遭受挫折,越早越好,越晚吧。你需要付出的就太多了,我觉得还是趁早吧。我十八九岁的时候,就已经看透这个了。  赵赵:我以后就写小说和电影,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评论这张
 
阅读(10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