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想起我小时候的化工厂   

2013-02-25 08: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小时候在湘潭郊区长大,我父母都在一家化工厂上班,那个地方是个化工区,周围有五六个化工厂,蜿蜓在湘江边,电化厂,硫酸厂,染料化工厂,后来一个新加坡人还在这里开设了合成化厂。

      我们厂在这个化工区的最里面,我们住的宿舍区离厂区大概有一里路的样子,算蛮远,在一个小山包上,可以远远看到厂里反应塔。宿舍区自己有井,水味清甜,老厂长有远见,从不喝湘江的水,因为湘江的水里有味,我们的上游还有株化,我们的下游还有湘钢。小时候很少去厂里,只知道厂里总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偶尔要去厂里的一车间的公共食堂洗澡,每次出来都觉得根本出不过气来,就想那些叔叔阿姨怎么受得了,天天要上班,可是大家都说,一车间的工资高,都争着去。那时我们厂里的货品很畅销,叫邻甲苯胺,是一种杀虫醚的原料,有几年年终,厂里发呢子大衣、发活鱼,把周围厂子里的人羡慕得不得了。

     我最记得清楚的是,我们那个地方的湘江是黑的。放学的时候,走到江边,总可以看到许多小小的沟渠,那是这些化工厂区向湘江排放着各种颜色的废水,红的橙的绿的,最多的是黑色的,全都热腾腾地散发着各种刺鼻的味道,我们小孩在那些沟上面跳啊跳玩啊玩,觉得好刺激,但不敢沾到沟里的东西,大人说那些水里有毒,可有毒怎么还排到江里面呢?回答是,因为没人管啊。

      从我记事起,我周围就从来没有人觉得污染是一件事,大家都在说钱说工资说玩说麻将说人事斗争说厂长搞了哪个妹子,如果要说到污染,那肯定是有人借机闹事,周围的农民隔几年总要闹一次,说田里种不了东西了,荒了,于是厂里就出点钱,大家都没事了,有时环保局来管一下,那就送一点礼,我还陪我爸去送过礼,那种感觉是打发,你们不是要为难么,不是要搞点钱么,那就给点钱打发你。

     怎么办呢?叔叔阿姨们说有什么怎么办?所有的厂都是直接排,厂里要赚钱,都去搞污染了,还怎么赚钱呢?厂就搞不下去了,又不止我们一个厂,所有厂,所有湘潭的厂,全中国的厂都是这样,都是直接排,为什么要去治理呢,上面来检查就假装污染池好了,我们要活下去啊……水污染了,喔,没关系,我们宿舍区反正有井,水质还蛮好,空气污染了,没关系,过了会儿,风就吹散了,习惯了就好……

     惟一的影响是,不能吃湘江里打上来的鱼,“因为鱼有化学味。”

      再后来,我就离开了,到市区读书,市区的水有股味,真不好喝,它们在我们那些厂的下游,难怪呢。

      再后来,那些化工厂陆陆续结倒毙了,也就是说,从七十年代起,到九十年代末,这些化工厂向湘江直排了二十几年的毒,这些毒,是公开的默认的谁都知道的,小孩们在那些五颜六色的露着黄土工圭的沟上面跳啊唱啊,像不像地狱极乐图。

      再后来,我父母也搬了。

      再后来,我父母的同事们纷纷因为各种癌症去世了,大部分只有四五十岁的年纪。

      再后来,我们住的那个地方被定性为人类不适宜居住的地方。

      这就是我小时候经历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41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