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佟里个佟

 
 
 

日志

 
 

尚雯婕:我挺喜欢LADYGAGA,但没有人愿意被说成第二个谁谁谁  

2013-09-27 10: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雯婕:我挺喜欢LADYGAGA,但没有人愿意被说成第二个谁谁谁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9月13日傍晚,王菲在微博宣布离婚,当一伙人守在她的前男友谢霆锋必经之路时,一个化着烟熏装穿蓝色牛仔衣的姑娘走了进来,瘦,昂着头,我近视眼看不清问这是谁啊?旁边的人告诉我这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姑娘就是尚雯婕。

     此前,我见过尚雯婕两次,一次是在2006年的“超级女声”,她剪着短头发,淡定而质朴地唱着她的法文歌,获得了人类史上选秀节目最高的票数,而另一次是在2013年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在一帮年过四十的歌手中间,她像一株妖气冲天的暗黑系女王,嘶吼着群众们不知所云的电子音乐叫人耳目一新,“虽然你不知道她唱什么,但你一定会被她的气场摄住”这是一位资深文艺女对她的评价,她是尚2006年最坚定的粉丝,经历着从粉到黑再从黑到粉的过程,有一段时间她极端不能忍受她质朴清新的复旦才女突然变成了雷帝·雯婕,但在坚持了一段时间的雷帝·雯婕之后,她居然发现她的偶像终于修成了正果,小尚在《我是歌手》中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人们终于承认了她的风格,那是一种修为上的进步么?倔强的小尚不承认,她再次强调“我的团队2008起一直是那一个团队。”

     在获得了诸如“视觉系歌手”“时装化艺人”的标签后,尚雯婕每一出场都会特别让人期待,果不其然,在当晚湖南卫视“快乐男声”的5强争霸战中,她成为了那最显眼的存在,当她身着白色袍子,头戴金色王冠以女王的姿态在台上时,再配上一身黑袍同样处于异次元时代的火星弟弟华晨宇共唱时,“犹如两名孤独的天神,彼此之间遥遥相对,或低吟浅唱,或声嘶力竭,搭配如梦如幻的舞美特效,为全场观众演绎了一场震撼新颖的魔幻音乐秀。”(网友评论)最终,华晨宇以评委的全票通过成功晋级。而这魔幻式的演唱让我身边的资深娱乐编导喃喃自语:“屌爆了,屌爆了”——屌,这是现在的孩子对牛逼的顶级描述,但是除了这个词,你也确实想不出什么词更能形容现在的尚雯婕。

      现在的尚雯婕有着无比强大的气场,她不但能把LIVE场整个HOLD住,也能把记者发布会整个HOLD住,当然,更能把单对单的采访HOLD住,她从2006年那个沙场杀将出来,历尽千辛万苦,从天娱的沉寂,再到华谊兄弟音乐,再到《我是歌手》的华丽转身,直至如今成立自己独立的尚工作室,在每年以批量生产的选秀歌手中她终于以她特立独立的面目留了下来,她强势而顽强的作风,在无比的真诚中让你觉得和她的对话很过瘾,对于那些曾经”雷人”的打扮,对于选秀歌手起伏跌荡的命运,对于没有太多人了解的电子音乐,她一一诚实作答。

 

 

 

 



尚雯婕:我挺喜欢LADYGAGA,但没有人愿意被说成第二个谁谁谁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一、从选秀平台出来以后要从头学起

 

黄:来参加快男帮帮唱,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因为你们都是选秀出来的选手。

尚:会想到当初参加比赛的那个感觉,从他们眼睛里面会看到希望,也有时候会看到失望,看到失落,看到幸福,看到紧张,成功时的喜悦,失败时的失落,那种感觉我都有过,比较能够理解他们的状态。

黄:为什么会喜欢火星弟弟,他身上有哪些特质是和你一样的?

尚:不是特别的具体的东西,我第一次看到他是在长沙海选的时候,他唱的东西好像是别人听不懂,但我能听出来,他创作的音乐是我的菜,我是喜欢那样的东西。

黄:你喜欢是一种什么特质?很多人觉得尚很另类,你有没有自己想过你和他到底有哪一部分特质是一样的?

尚:小华他的音乐打动我的就是他在音乐里挺狂的,挺疯的。和我一样。

黄:谈到选秀歌手,有一位2005年得过很高票数的超级女生说过很感伤的话,她说我们选秀艺人一出场是最高点,所以我们的路都特别难做,她这话你能理解吗?你觉得是这样的吗?

尚:我能够体会她的感受,但是我不同意他的这句话,因为选秀对音乐人来说他是一个入门的一个门槛,但是每个人进入这个行业以后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跨入这个行业的第一分钟之后你能不能在这个行业往上走还是往下走,关键是看你的作品。

黄:有时也看运气吧。

尚:如果你不是一个创作型的歌手也许运气的成分会更大,你永远在那等待一首别人给你一个好的作品演唱。这就是为什么我到2008年之前会比较认同他这个说法。等到你改变这个被动的局面,你的作品靠自己创作的时候你就没有任何埋怨的了,作品不好是你自己写的不好,比如汪峰,他完全是靠自己一首一首的作品积累出来的,所有的这些歌,他写的好了,他真的打动人心了,别人就记住他了,当他的作品比较低迷的时候他的这个歌手也许是比较低迷的,但是这个是没有一个绝对的,不是你写不出来,这段时间你就一定往下一直走,等到你什么时候有好的作品的时候你还是会被大众接受。

黄:因为她的情况和你不一样。

尚:我不去想每一个歌手他在行业当中的待遇,我也经历过一个低沉期和一个彷徨期,到现在不能说是一个特别的成功期,但是至少我是一个比较明确的一个阶段,我现在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我的音乐,怎么和市场做一个结合,所以最关键是一个从选秀平台出来以后从头开始学起,我以前连乐谱都不认识,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创作,对于唱片市场也一窍不通,我也不知道怎么样的东西能够去变成市场能够接受的东西,一窍不通的,也是从这几年一点一滴开始学,学怎么穿衣服,在舞台上怎么设计怎么表演,没有办法,选秀只是一个门槛,你进来了以后所有的一切从头再来。

黄:客观的说,你能够今时今日人气这么高,沾了《我是歌手》的光这不能不说是运气。

尚:是,我觉得我在运气方面真的还不错,这几年里面我遇到了可以和我一起共事的人,遇到可以一起合作的伙伴,这个是一个人在工作最大的一个运气,这个比你给我一个天大的好歌都要好,你现在让我选一个团队和一首能红的歌,我一定没有任何犹豫我要团队,我不要一首歌,一首歌能持续多久,但是能和你合作相伴的团队他可以陪伴你更久。

黄:你在团队里是往前冲的力量,还是你后面的力量推着你往前冲。

尚:我当然是核心的力量,因为音乐是我写的,我写出来了他们可以决定用或者是不用,但是如果他们决定用了,所有的制作没有任何人干预我的,词,曲,旋律,编曲我自己把控的。我在这个团队里面我主导所有的产品。关于怎么把他作为市场上的东西把他卖出去,由我团队来做,我做我该做的事,我是音乐人,我写歌,制作,我做产品。

黄:你还是把你的音乐当成产品,实际上你很认可音乐是商品。

尚:当然是商品,音乐是一种可以消费的商品,这点毋庸置疑,艺术品也是商品一样,艺术品也是可以在市场流通的。

 

 

二、没有人愿意被说成第二个谁谁谁

 

黄:大家都惊艳于你的造型,实际上你做一个造型通常要考虑多久,要做多久?

尚:有快有慢,有时候很快一气呵成,有时候服装上面比较复杂需要订做,那就需要等比较长的时间。

黄:快男的白袍子你准备多长时间?

尚:那个订做的,我们在出发去长沙的前一天还在修改这件衣服,这个是比较赶的,像活动类的服装不会给你太长的时间准备,不像拍MV,这个还是挺凑巧的,皇冠是一个秀款,在欧洲买的,去欧洲的时候买了很多配饰都和这套衣服搭上了。

黄:你做这些造型会翻什么杂志,灵感来源是什么?

尚:国外的一些秀,每年我都去欧洲看一些秀,设计师他最新的秀的作品,我和圈内的设计师会沟通。到欧洲会狂买一大堆衣服来搭配。

黄:以前的尚,根本不在乎衣着的人,但是现在你的衣柜可能是爆满的。

尚:对。

黄:很多人觉得小尚在比赛的时候是一个人,现在是另外一个,2008年开始你的形象变化很大,很多人会把你的造型的照片拿出来议论说你很雷,你当时是确实想成为中国的LADY GAGA么。

尚:难道一个人他应该十年一成不变吗,我挺喜欢LADY GAGA,但我从没有说过我是LADY GAGA,没有人愿意成为另外一个谁谁谁。

时代周报:这话你从来没有说过么?

尚:我有毛病才会说这个话了,还要永远复制别人么?每一次别人说我像LADYGAGA我觉得他都是在骂我。

黄:你就很不高兴。

尚:因为他说我像是说我身上这套东西是抄别人吗?我跟我的团队和国内顶尖的设计师我们一起去找特别的设计,用一个星期的时候做设计,创意,大家在一起,出来一个作品,从服装到妆都觉得挺满意,挺有特点的,记者过来一句你这个好像LADYGAGA,换成谁,谁心里也不是滋味,我就反问他,你看我身上哪点像LADYGAGA,你给我指一下,你给我找一个照片过来,你不说我抄袭吗,关键是LADYGAGA没有问题,她是成功的,优秀的,好的,但是没有人愿意被说成第二个谁谁谁,更何况人家是感觉你在抄别人的创意。

黄:我个人感觉你初期在进行形象改造的时候确确实实会让人有点惊讶,那时候的团队和现在的团队不一样吧?

尚:同样的团队,我从2008年到现在,包括昨天晚上的化妆团队,也是08年的团队,都是一样的人,我从来不觉得我之前做的造型是不好的,我觉得国内的人的喜好还是偏向美人妆和大礼服裙,但我想做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

黄:曾经有一个造型是你化老妆,确实有点雷,那次你的用意是什么?

尚:我跟所有人说我不是一个模特,我每一次做造型是因为我的音乐,我那天晚上的音乐是做一次类似舞台秀一样的,类似像行为艺术的东西,我做一个设计是从19岁到91岁,那首歌是我自己写的歌叫《灵魂的去向》,我赤着脚在台上,加上舞台道具,加上一些灯光舞美的设计,那是一个行为艺术,他们在谈论我这个老年妆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讲到我那天表演了一个什么东西。我在做造型的时候没有人想起我是一个歌手,不关注我那天晚上唱了什么,他当然不知道我为什么化那个妆。

 

三、你一特别,所有人就觉得你很奇怪

 

黄:没有,可能刚开始你改变形象的时候是有点生涩的。

尚:并不是生涩。

黄:能不能说你当初确实有点用力过猛,但现在已经运用自如。

尚:我觉得我当初的用力还没有用到。

黄:是吗?

尚:如果中国媒体的接受度更大胆的话,我们当时有很多创意都是可以同时做的。

黄:你和你的造型团队是一个怎么样的工作状态?

尚:我们的核心团队主要是我和我身边的两位同事,他们知道我每一个阶段的状态,他们不需要问我完全知道什么衣服我能穿,什么衣服我不能穿,我们之间是一种默契。因为太了解了,不管是个性还是什么,他们只要看到一件衣服就知道我穿上是什么样子。

黄:你穿衣服是不是每次都喜欢冒险?

尚:没有,我从来不冒险,每次都是他们认为我穿起来好看才会给我穿的。

黄:我觉得有一些衣服换了一个人是绝对不敢穿的,但是你敢穿的。

尚:没有,所有的东西,不管是服装还是造型,首先是他契合我的音乐,就是我穿这个东西出去我当天要干什么,我当天做什么表演,音乐的内容是什么,造型的本身他来源于你要表达的音乐,第二个现在的音乐都是我写的,你在这个表演这段时间里你的一个状态,凡是和你音乐不搭的,和你精神状态格格不入的东西你干什么要去冒险,这个是一种视觉上的毁灭,所有的东西的出发点,不是说你想要干什么,而是说你这个音乐他适合什么,说到底别人很容易忘记我是作为一个歌手在做造型。

黄:他们给了你一个标签说你是时尚化艺人。

尚:我觉得我是一个音乐人。

黄:你平时穿成什么样?

尚:我平时穿的挺干练的。

黄:像参加超女的打扮?

尚:也不是,以前参加比赛是学生打扮。那时候是大学生。

黄:那时我觉得你很朴素,是因为没钱么,现在收入多了所以你从一个极端到另外一个极端。

尚:不是没有钱,但是也没钱,但是那时候大学生我从来不对任何的打扮动任何脑筋,浪费任何时间,人在不同的阶段对自己的工作,还有自己的音乐有不同的认识,那时候我还没有自己写歌,从09年开始我有自己的原创,我开始自己写歌,有自己的音乐风格了,我作为音乐人对自己的整个判断,整个穿着,在外表的大搭配,歌手站在台上,你的穿着也代表了你的音乐态度,你唱一个特别另类的电子,你穿运动衣在唱这根本就搭错不是吗?

黄:你原来给我们的印象就是挺朴素很真实的,现在确实是夸张了,你承认不承认有时还是挺夸张了一点的。

尚:我不觉得我夸张,我觉得现在我是真实的,为什么一定要乖乖的是真实的,那时候是懵懂而不懂,恍惚,那时候是真实的状态,现在我懂我要什么,所以现在我给出来的东西也是真实的,我现在要化个美人妆穿一个小礼裙,那个是特别别扭的。

黄:那你现在的艺术,是更多的是歌唱艺术,还是行为艺术?

尚:我觉得艺术的各个门类都是相通的,是互相影响的。我不是录音室歌手,我在自己写歌的时候。我只考虑我的精神世界,我在做舞台表演的时候,视觉听觉是一个统一。

黄:对你来说同样重要。

尚:当然很重要,如果我在唱《灵魂的去向》的时候我当天不化老人妆,我化美人妆,穿一个小礼裙,那才叫不搭啊。

 

四、我害怕过好多东西

 

黄:快男现场的时候我听到一个资深娱评人说无论你喜欢不喜欢尚,你在她的气场里你无法不喜欢他,但是她的歌太难听了,你觉得这是一个受众的问题还是你的问题?

尚:当然是受众的问题,音乐是分受众的,我爱听的那些东西很多人都听不了,我爱听特别疯狂的曲子。黄:你在《我是歌手》里也唱过一些情歌吧。

尚:我能唱,但是我听得不多,我从小到大都比较爱听节奏音乐。

黄:你读初中,高中的时候应该接触不到的你现在听的那些电子音乐吧?

尚:我从高中就开始听街头霸王,听迈克杰克逊,我很少听慢歌情歌,李宗盛的听过,他的东西很走心,他是我华语乐坛里特别佩服的人,我听了不同女歌手的作品,最后一看作者都是李宗盛。辛晓琪,林忆莲,莫文蔚。

黄:你刚刚说的我也都很喜欢,但是这些歌和你现在的电子风区别挺大的。

尚:我觉得音乐有一点不是台上说的,走心的音乐是感人的,但是听别的音乐我没有办法被他打动,我觉得不走心,跟我没有办法有共鸣。

黄: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做类似李宗盛的音乐?

尚:有可能,有一天灵感来了我写首慢歌也有可能。每个人听的东西就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每个做音乐的人都是为自己那群人做音乐,而且最关键的是每个做音乐的人都在为自己做音乐。

黄:你觉得你是为谁做音乐?

尚:从创作那一刻来说我是为我自己做音乐,只是传播以后他是可以拿来分享的,有人是可以跟这些音乐产生共鸣的,有人就觉得听不懂,有的人的情感经历就不一样,他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黄:你写歌是什么状态。

尚:一个人在家里闷着。先写词,听着词我就开始哼,然后录下来。我所有的英语词都是我自己写的,我先是有英文词再有旋律的,所有的中文词不是我自己写的。

黄:你的英文好过你的中文是吗?

尚:不是,我的中文一定好过我的英文,只是我习惯用英语写旋律。我的中文词写的特别的不好。所以我每次只能让专业的人给我写中文的词。

黄:你有合作特别亲密的词作者么。

尚:从去年起和香港的林若宁合作的挺频繁的。和林若宁好像不需要跟他聊天,每次他给我的词都是出奇的好,他听我的英文词和旋律好像能完全懂得我,而且他很擅长把我要表达的东西变成普通话,或者是粤语,他非常善于做这个,我不需要跟他做任何的沟通,我的音乐小样给他就行了。

黄:你觉得你现在和参加超女的是两个人吗?

尚:当然是一个尚雯捷,而且我觉得现在的我特别真实,比如说那时候我这么想,我觉得你这个人问的问题特别不好,我就不敢告诉你,我现在敢告诉你,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黄:你掌握的话语权更大了,不是么?粉丝为什么喜欢你,是因为你真实。

尚:对的,我真实就是这样,我在学校就是这样,我是特别直性子的人。我现在性格越来越接近我读大学的时候的性格。我有什么我说什么。

黄:你读大学的时候是一个什么状态。

尚:我读大学的时候大学生是最真实的状态,他没有太多的顾忌。

黄:那时候你是软弱的,没有现在的力量。

尚:没有,我读大学的时候非常的强势,我并不柔弱。

黄:是吗。

尚:人不说话不代表他柔弱,人不说话是觉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我选择我不说,这并不代表我没有意见。

黄:你在大学的时候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尚:我沉默寡言那是因为我不愿意说。

黄:你有害怕过什么东西吗?别人都说你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你到底有没有钢铁一般的意志?

尚:我是外强中干型的。看上去凶巴巴的,其实害怕的不得了。但是我确实有一点就是我现在觉得比较真实和直接的去做事情,其实是更好的一个方式,比你藏着端着好。

黄:你真心的问过自己你有害怕过什么东西吗?

尚:我害怕过好多东西。

黄:比如说。

尚:我害怕挣不到钱,没有钱投下一张唱片了。

黄:你那么多演出怎么会挣不到钱。

尚:所有的人都说你做的东西这么小众,那我和我的团队为什么这么努力,努力是因为我们都害怕我们的音乐赚不了钱,我们的音乐赚不了钱我们没有钱投下一张,我也得让我的团队过上好日子对吧。他们陪我冒险,我也希望他们每个人过上他们想过的日子,我也害怕某一天我让他们失望了,我写出来的歌,真的没有人喜欢,他们做了很多努力,跟着我一起吃苦,我也害怕,我也害怕某一天我突然没有灵感了,写不出歌了。

黄:你害怕不出名吗?

尚:我害怕,你不出名你挣不了钱,你挣不了钱你做不了你想做的音乐。如果挣不了钱了,就说明我写不出东西了。

黄:我有时候采访一些艺人,他说我不害怕,我失去我现在的一切,我当普通的什么人我都可以过,我是可以接受这种命运的。你能接受吗?

尚:我是生活上面要求特别低的一个人。我是一个生活特别简单的人,我在家里什么都不需要。就像快男的海选上我说的,我家里特别简单,就是一个床一个桌子,可以给我睡觉,吃饭,有个电脑让我写歌,我对生活的物质要求是非常低的。我对美食也没有任何兴趣,我不喜欢购物,不喜欢游玩,不喜欢美食,不喜欢旅游。

黄:你就喜欢你的音乐?

尚:我是一个特别投入事业的一个人,如果某天我写不出歌来了,我会非常悲伤。

黄:你有没有想过你一定是需要走出去你的灵感才会源源不绝。

尚:我有我的生活,除了工作以外我还有我的生活,我的灵感来源于我的生活,我的人生,我的经历。

黄:你关上门你的生活经历有多少啊,你多大一点的人啊?

尚:我三十出头了姐姐。我能没点经历吗?每天除了我的工作之外我还有我的私人生活呢。我并没有停止生活啊。我在11年写的歌和12年写的歌,和13年写的歌都不一样,因为我的经历我的生活都不断的变化,我的人的状态也在变化,所以我每一年的创作的东西去听都非常的不一样,我去年写的音乐比较重口味,今年你听到昨天在台上唱的小星星就是相对平静的作品,就是因为我今年的整个人生经历有变化,我的人生感悟和人的整个状态都有变化,小星星是我写的我自己的一段故事,大家看到的是我的百分之五十的一个阶段,我还有百分之五十是我自己的生活,那个是我的灵感。

黄:你像一个冰山,海面上是一个小尚,而你的私人生活是你海面下面的东西。对吧。

尚:我作为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是我的灵感,我是一个有正常人生活的人。

 尚雯婕:我挺喜欢LADYGAGA,但没有人愿意被说成第二个谁谁谁 - 黄佟佟 - 佟里个佟

  评论这张
 
阅读(1128)|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